必须招标项目范围变化对施工合同效力的影响

发表时间:2020-04-02 所属分类:

导读

 

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的,施工合同将被认定无效。那么对于签订合同时属于必招范围而未招标,因必招标的项目范围发生变化,当前已不属于必招项目的,施工合同的效力应如何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项规定,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

 

上述规定中“必须进行招标”的建设项目,来自于《招标投标法》的规定。为了保证关系到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建设工程项目质量,规范财政预算资金的使用,预防腐败,《招标投标法》中将部分工程建设项目列为“必须进行招标”的范围。

 

《招标投标法》第三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下列工程建设项目包括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与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等的采购,必须进行招标:(一)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二)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者国家融资的项目;(三)使用国际组织或者外国政府贷款、援助资金的项目。前款所列项目的具体范围和规模标准,由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法律或者国务院对必须进行招标的其他项目的范围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根据前述规定授权,2000年原国家发展计划委报经国务院批准发布《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国家发展计划委第3号令,以下简称3号令),明确了必须招标的工程项目的具体范围和规模标准。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和改革持续深化,3号令必须招标的项目范围过宽,市场主体负担过重,渐显弊端。2018年3月2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必须招标的工程项目规定》,其后又于2018年6月6日发布《必须招标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范围规定》。以上规定与此前实施的3号令相比,大幅缩小必须招标的工程项目范围。作为招标投标领域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重要举措,有助于扩大市场主体特别是民间投资者的自主权,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

 

图片1

图片2

图片3

 

 

那么,司法实践中对于签订合同时属于必招范围而未招标,因必招标的项目范围发生变化,当前已不属于必招项目的,应如何认定施工合同的效力?

 

我们认为,应当认定施工合同有效。理由如下:

 

在审理合同纠纷案件的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坚持以鼓励交易原则审慎认定合同效力。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效力时,对合同法实施以前成立的合同,适用当时的法律合同无效而适用合同法合同有效的,则适用合同法。

 

以上司法解释规定虽系针对合同法实施对合同效力判断的情形,但从中可以明显看出最高人民法院对合同效力的认定采取“从旧兼有效的原则”,体现了鼓励交易的司法精神。《关于认真学习贯彻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中亦同样坚持了如上原则。

 

故此,对于因必招标的项目范围发生变化,签订合同时属于必招范围而未招标,当前已不属于必招项目的,也应采用同一原则,认定施工合同有效。

 

裁判案例:杭州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理汇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号:(2019)最高法民终940号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招标投标法》第三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下列工程建设项目包括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与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等的采购,必须进行招标:(一)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项目;(二)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者国家融资的项目;(三)使用国际组织或者外国政府贷款、援助资金的项目。前款所列项目的具体范围和规模标准,由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法律或者国务院对必须进行招标的其他项目的范围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经查明,案涉工程系商品房项目,不属于《招标投标法》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所规定“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者国家融资的项目”“使用国际组织或者外国政府贷款、援助资金的项目”。而根据《必须招标的工程项目规定》《必须招标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范围规定》的规定,案涉工程亦不属于《招标投标法》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项目”。虽然《必须招标的工程项目规定》《必须招标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范围规定》分别自2018年6月1日和2018年6月6日起施行,但将该原则适用于既往签订的合同,有利于尊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且并无证据证明适用的结果将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安全。综合上述分析,2014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结语

 

专筑团队在制作《2019年度最高人民法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大数据报告》中发现,导致建设工程合同无效的诸多原因中,招标投标因素占比高达58%,由此可以看出招标投标合规管理的重要性。无论是对于建设单位还是施工单位而言,均应当强化法律风险意识,提高招标投标阶段的法律风险管理能力。

 

 

王瀚

王瀚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供   稿 | 王瀚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