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权担保债权的范围

发表时间:2020-04-02 所属分类:

目前,由于我国不同地区不动产登记部门的登记规则不一,部分地区没有设置抵押权的担保范围为必要登记事项,抵押权人的他项权利证书上只能记载固定的担保债权数额。而部分合同当事人往往会在合同中约定抵押权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等费用,因此实操上存在合同约定的抵押权担保范围与登记不一致的现实困境。各地法院的裁判标准也不能统一,我们团队检索到两个对该问题的把握截然相反的判例,仅供参考。

 

案例一:抵押权担保债权的范围以登记为准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在审理中国进出口银行(下称“进出口银行”)与徐州光环钢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徐州光环”)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号:(2014)京铁中民初字第00052号]过程中,查明本案所涉三份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主债权与他项权利证书载明内容不一致,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一条的规定,抵押物登记记载的内容与抵押合同约定的内容不一致的,以登记记载的内容为准。因此,担保主债权与他项权利证书载明内容不一致的,应以登记记载的内容为准。最后判决进出口银行有权就徐州光环抵押的房屋、土地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的价款在他项权利证书上载明的最高限额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案例二:抵押权担保债权的范围以约定为准

 

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山支行(下称“农行金山支行”)与郑家棉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2)金民二(商)初字第1298号]中,认为抵押物登记记载的内容与抵押合同约定的内容不一致的,以登记记载的内容为准,判决农行金山支行可与郑家棉、肖传兴协议,以“金201118001225”号抵押登记证明载明的房地产(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万安街55弄98号1-3层)折价,或者申请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所得价款在登记的担保范围内优先受偿。农行金山支行不服,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法院认为,根据我国担保法第四十六条的相关规定,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抵押权的费用;抵押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故在抵押借款合同法律关系中行使抵押权,当以合同约定的抵押担保范围作为确定抵押物处理后所得价款的优先受偿范围,而涉案房地产抵押登记证明上所登记的“债权数额”并非本案合同约定的抵押债权的全部,仅指系诉争抵押物于登记时的购买价格,原审法院以房地产登记的债权数额作为判决依据,与上诉人的实际债权数额并不相符,该项判决法律依据亦不充分,本院对此予以调整。

 

最高人民法院注意到各地法院对这一问题的裁判差异,因此在2019年11月8日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下称“九民会议纪要”)中明确了担保责任和担保债权范围的认定标准,虽然九民会议纪要仅具有参考作用,但在一定程度上统一了裁判思路:

 

1.原则上,以登记作为公示方式的不动产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一般应当以登记的范围为准。

 

2.对于未设置“担保范围”栏目、且只能填写固定数字作为担保债权的地区: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了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等附属债权,致使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与登记不一致。人民法院以合同约定认定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是符合实际的妥当选择。因为这种不一致是由于该地区登记系统设置及登记规则造成的该地区的普遍现象。

 

3.对于不动产登记系统设置与登记规则比较规范的地区:担保物权登记范围与合同约定一致在该地区是常态或者普遍现象,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以登记的担保范围为准。 我们认为,由于抵押权登记部门的实操层面的技术问题导致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出现误差,误差带来的后果不应由当事人承担,九民会议既要的这一审判指引,对抵押权担保范围的意思自治和登记部门的现实情况作出明确选择,倾向选择保护合同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这是符合民事交易领域基本精神的。

 

 

麦佳耀个人简介

麦佳耀律师团队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