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酱之争」背后,是企业防不胜防的合同法律风险

发表时间:2020-07-17 所属分类:

谁也没想到2020年下半年的第一个大瓜竟是鹅厂贡献出来的,更没有人想到一场官司能把八竿子打不着的互联网巨头和辣椒界神话联系在了一起,腾讯和老干妈之间爱恨情仇引发的全民狂欢,又一次印证了商业圈内“打广告不如打官司”的说法。

“南山必胜客”腾讯PK“国民女神”老干妈

2020年6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一则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因腾讯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法院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图片1

6月30日,腾讯对服务合同纠纷一案解释称,腾讯与老干妈在去年3月曾签署过《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的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申请财产保全。

图片2

当天晚间,两年未更新公众号的老干妈发布声明否认了腾讯的说法:老干妈从未与腾讯有任何的商业合作,并且已经报警,警方也于2020年6月20日决定立案。

图片3

7月1日,贵阳警方迅速出了通报,内容为警方已初步查明曹某等3人伪造了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老干妈市场部经理,与腾讯签订了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图片4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飞车三人组”诈骗、“南山必胜客”被耍、“国民女神”无辜躺枪似乎已成既定事实,但从三人为何能将腾讯长时间耍的团团转,老干妈在腾讯宣传过程中是否毫不知情等疑问看,整起事件至此还尤为诡异,仍待警方进一步调查。不过,腾讯和老干妈这次因合同引发的争议在商业交易中的确具有相当的典型性,个中风险也值得企业重视。

“认章不认人”的传统下,是遍地“萝卜章”的尴尬

在贵阳警方通报中,正是曹某等3人“伪造公章”这一行为让网友吃到了反转的大瓜,仅需“伪造公章”四个字就让网友第一时间站队老干妈,认为整起事件完全与老干妈无关,这与我国“认章不认人”的历史传统有关。正如古代传玉玺即是传皇位、军队认虎符不认人一样,我国长期的司法实践延续了认章为原则,认人为例外的审判思路,这也是为什么哪怕在当今文明社会,各路大佬也要放下身段在公司争权战中上演夺章大戏的原因。

图片5

                                                                                                                                        (图片源自网络)

公司是独立的法人主体,公章则是集公司权力及象征的物件,在法律上具有公信力。对合同相对人来说,一份加盖了公章的合同,就意味着公司作为合同主体已认可合同的效力,合同条款中作出的意思表示引起的法律效果直接归属于公司,而假公章则反映了合同并非公司真实的意思表示。如果警方通报情况属实,合同中的公章系伪造,老干妈确实从未与腾讯合作,则合同对老干妈公司没有法律约束力,腾讯无权根据合同要求老干妈支付广告费。

图片6
基于我国目前仍是以盖章确认相关文件有效性的司法实践,企业在合同的签订履行过程中,涉及到重要的文件应尽量要求对方加盖公章,以确保文件内容的法律效力。

是否构成表见代理,谁能笑到最后的关键

原则上,涉及印章造假的合同都应该被认定无效,但法律也规定了例外,毕竟对于企业而言,想要拥有辨别印章真假的火眼金睛并不容易,不少时候其实是通过判断代表公司签合同的这个人的身份来推断所持印章也是真的。因此,法律上有个表见代理的说法,也就是当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仍然实施代理行为,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可以被认定为构成表见代理。在构成表见代理的情况下,即使行为人确实伪造了印章订立合同的,合同对被代理人具有法律效力,这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

图片7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41条也给出了“看人不看章”的裁判思路:“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合同,要取得合法授权。代理人取得合法授权后,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的合同,应当由被代理人承担责任。被代理人以代理人事后已无代理权、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腾讯可通过举证证明盖章之人有代理权(负责人、内部员工)或其有合理理由相信盖章之人有代表权或代理权等事实,从而主张合同对公司有效。如果仅是毫无相关的人伪造老干妈公章,老干妈在对外代表权行使上没有任何过错的,则不能构成表见代理,合同约定无法约束老干妈。

图片8

                                                                                                                                        (图片源自网络)
 
企业发生表见代理纠纷,通常是因为在签订合同流程和内部人员管理不规范所造成,有的公司为了发挥业务员招揽业务的能动性,随随便便签发加盖公章的空白合同、授权书给员工,甚至刻了多个合同章给员工使用。因此,企业在对外代表权的管理中,最重要的就是明确谁能代表公司,在什么时间什么权限内代表公司。

法律风险防不胜防,企业又该如何去防?

虽然事件调查结果还尚未水落石出,但在与初次交往的企业合作时,腾讯没有核查对方的真实身份,也没有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来保障自己,甚至在对方长期后没有花时间核查清楚就起诉,很难说素有“南山必胜客”之称的腾讯在此次合同的风险控制上是过关的。要知道,合同是企业日常经营中极为重要的一环,看似简单,实则却涉及到多部门的合作和管理,这起案件应引起企业的重视,以此为戒。

图片9

1、企业应建立健全印章管理制度,明确印章使用管理流程。对于公司来说,印章并不是越多越好,应以精简为主,同一类型的印章不宜多个。在日常印章管理中,应由专门部门的人员互相监督及保管印章,禁止其他人员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印章,避免在空白的授权委托书、介绍信、合同上加盖印章。
 
2、企业在授权员工处理相关事宜时应明确授权范围及期限,授权变更或撤销后应及时通知对方。企业在经营中不可避免地需要由指定人员对接签订合同,对于有权代表公司签订合同的职位,公司需要对外公示授权的范围,员工离职的,应及时通知与该员工长期对接的公司,尽快安排新的人员对接。如果仅就某项事务委托员工处理的,应当出具书面的授权委托书,载明被授权人、授权事项、授权范围及授权期限,避免员工利用过期的授权书去进行其它交易。
 
3、企业在合同磋商订立阶段,应做好事前审查。合同签署前,企业应全面审查交易对象,包括相对方的经营情况、资产状况、信用度、履约能力,对于资金充裕的相对方,即使出现不付款的情况,公司也可以在诉讼中提出财产保全来保证判决具有可执行性。在签署时,如果合同是由法定代表人以外的自然人签署的,公司需要求对方提供营业执照、个人身份证明、授权委托书等,尤其是初次合作的企业,公司还可以通过对方的公开官方信息来核实代理人身份、授权情况等。
 
4、企业在合同履行阶段,需安排专人做好合同履行情况的跟进。企业签订的合同中应指定负责人或联系人,由其主导跟进整个合同,保证双方均能依约履行义务。对于金额较大的合同,应考虑分阶段付款,并在合同中约定诸如“逾期付款情形有权暂停下阶段的工作”此类的条款,一旦发现对方的违约行为,应采取有效措施,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
 
5、企业在履行完自身义务后,如对方存在违约行为的,需及时跟对方沟通并留存相应证据。当出现一方履行义务,另一方不履行义务的情况时,守约方需及时通过公函、律师函等书面文件要求违约方积极履行合同义务,一方面可以证明已主张了权利,避免超过诉讼时效,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清楚情况,为将来可发生的诉讼做好充分准备,避免误解导致起诉错误。

强如腾讯,也避不开假章风险,稳如老干妈,亦逃不过表见代理争议,作为企业,更应该从此次事件中吃到有价值的瓜,提高自身在合同方面的合规管理水平,避免类似事件再次上演。至于操心腾讯的看官则大可不必,二话不说、主动出击,宁可提供担保也要果断申请保全老干妈名下财产的腾讯还是那套熟悉的操作,即使被骗也能火速公关引发全民狂欢,自嘲卖萌引得大波网友态度从嘲笑转变为同情,不仅立住了憨憨人设,还反手捞了个流量,这样的鹅厂从来就不是你以为的“傻白甜”。

 

                                             

                                         

                                     

 撰   稿 | 汤嘉丽

 排   版 | 关楚琪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