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审成功为当事人多拿回65万征地补偿款——从代理一起行政征收赔偿案的胜诉随感

发表时间:2021-03-02 所属分类:

2019年,原告张某通过某电台广播节目,辗转找到我们。他拿出勾画得乱七八糟的一审败诉判决书,义愤填膺地向我们诉说着冤屈。仔细看完一审败诉,我们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客户对于农场的征地补偿款,一直喊冤,认为政府少算了至少50万的补偿款。但是说了半天,非常奇怪的是,我们在一审判决书上,根本没有看到这些信息的相关证据,一审代理律师在一审开庭时,只是口头去反复强调少算的金额,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主张。

我们与客户沟通的过程中,客户一直投诉原来的代理律师,从来没有去过他的农场,平时打他电话也不愿意多沟通,开庭的时候,说的内容都不到点子上,也不愿意按照客户的意思去抗辩。

客户对一审律师的投诉,我们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信任。而且同时,二审需要补充取证和提交,需要重做的工作量巨大,时间紧迫。

我们从一审判决的内容中,发现诸多明显的错误。

(我们从现场提取数据后,手绘地形图)

(我们重新制作的房屋面积、结构表

(我们重新计算的地上附着物价格表

显然,要想拿回缺失项目的补偿款,就是需要推翻政府发放补偿款的依据,第一份《测量报告》,才能大获全胜。

如何取得政府测量的勘误证据,是我们工作的当务之急。

做到内心有数之后,我们接受了张某的委托,同意代理二审诉讼程序。

当天,我们加急从其他案件小组,调配了5位律师,组成了专项小组。根据疑难复杂案件的工作流程,兵分2队,一队4人带上红外线测量仪和无人机,去现场勘测,一队针对案件事实和一审败诉原因做全面的梳理。

勘测小组当天冒着38度的高温,在农场30亩的土山上,来回测量。对农场几十口井,上百个建筑物一一拍照,做标记。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把农场所有的财产,都列了一个详细的清单。我们自己首先做到心中有数,才能既从实体,又从程序上,双管齐下,做到效果最好。

在土地征收案件中,虽然原告合法权益是否能够得到公平保护,取决于补偿安置等实体方面,但实体公正的实现有赖于程序公正的保护。程序公正是原告合法权益的防火墙,是原告抵御违法行政的重要切入点。

该案中,张某合法承包了村里的荒坡地,从事果林种植,承包期内遭遇土地征收。区国土局将包含张某承包地在内的土地征收工作,委托当地镇政府实施征地补偿。

不出所料,张某所在村委会和经济社,对镇政府的征收工作采取了悉数配合的态度和模式,对被征收土地是否存在争议,以及征收补偿标准是否有异议等,涉及被征收人重大权益的事项,均出具了无异议的书面《证明》。

更离谱的是,在没有证据显示,曾经通知过张某参加的情况下,镇政府聘请了测绘公司,对张某承包地上的房屋面积及种植青苗面积,制作了测绘图并经公证,村委会、经济社则对测绘的结果,直接盖章确认。

镇政府依据测绘及公证的结果,确定对张某的补偿款额为31万元。

张某认为补偿过低,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认为,张某虽然未对测绘结果签名确认,但张某对补偿标准未提出异议,而测绘结果已由现场工作人员见证、有村委会和经济社的盖章确认,所以测量结果具有客观性,镇政府对张某的补偿并无不当,判决驳回了张某的诉讼请求。

张某对一审结果不服,拟提起二审。

我们通过现场勘测和一审判决书的全面梳理,对张某案件综合研判,确定了程序入手,否定实体,争取应得补偿的诉讼方向。


 1 
程序入手

该案中镇政府以及一审法院确认张某应得的征收补偿,均是以在征收过程中,镇政府聘请的测绘公司的测量结果作为依据的。而张某既未参加此次测量,也未在测绘结果上签名确认。

而根据《某市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试行办法》第十二条第一、二款规定:“征地调查结果应当与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青苗及地上附着物产权人共同确认。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青苗和地上附着物产权人不配合调查确认的,可以通过公证的方式确认。”也就是说,根据相关规定,在土地征收过程中, 对拟征收范围内的青苗及地上附着物的调查,应当遵循由村集体和地上附着物及青苗产权人共同确认的程序,或者通过公证方式确认的程序。

而该案中,镇政府及一审法院采纳的测绘结果,并未经张某签名确认。且经过详细阅读所谓的对测绘结果进行公证的《公证书》具体内容,我们发现,该《公证书》机器所附照片,其实只是对测绘过程的公证,并非对测绘结果的公证。

据此,团队律师郑重向二审法院,提出了镇政府的测绘程序违法,该测绘结果依法不应当采纳的上诉意见。

同时,起草了《测绘人员出庭作证申请书》,要求法庭准许当时的测绘人员,出庭接受我们的质问。

另外,对于公证处的公证书错误认定之处,我们也申请了复核和向司法局投诉的途径。


 2

否定实体

团队律师根据张某的陈述以及现场的勘察,确认在张某不在场的情况下,镇政府聘请的测绘公司在测绘过程中,遗漏了相当数量的房屋、星瓦棚、水井、化粪池等设施,且在测绘结果上签名的个别测绘员测绘资质查询不到等实体上的不足,依法不能作为确定补偿的依据。

通过及时向镇政府和法院提交我们的实地测量数据,镇政府主动找我们沟通谈判5次,做到了重启协商的有利局面。



 3

争取应得补偿

我们首先对张某被征收的地块面积、青苗及地上附着物的具体面积进行了单方测绘,做到心中有数,并且力促在二审过程中,由法院指导被告再次组织了测绘,对张某被征收的地块状况进行了客观全面的调查,最终成为二审法院确定张某应得的补偿,并改判一审的重要依据。

二审法院认为,镇政府采用的测量结果,未能客观准确反映张某承包地上的地上附着物情况,镇政府据此测量结果计算张某应得的补偿款为31万元依据不足,最终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96万元。

原告最终获得的赔偿,足足比一审判决多出65万!!!

我们常说“行政即程序”,深刻阐明了行政程序对于行政行为而言的重要性。

上述案件中,之所以二审法院否定了镇政府及一审法院采纳的测绘结果,重要的裁判理由就在于,镇政府聘请的测绘公司,未履行依法通知被征收人参与测绘,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张某在测绘当日身处现场的材料,镇政府组织的测绘程序违法,经由该测绘公司出具的调查结果也就不应当作为确认张某应得补偿的依据。

这个程序的切入点,是基于扎实的数据证据,才能从程序上轻松突破。

对于行政程序的重要性,我们在此提醒各位当事人,一定要给予更多的重视。

它的主要价值,主要是服务于行政实体,行政实体内容的确定虽然一方面有赖于案件的证据材料,另一方面还涉及到行政裁量权的运用,有时难以预判。

但随着法律体系的完备,行政程序的法律规定则相对比较明确。行政机关的行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判断上相对容易,势必可以大大提高,我们专业律师对案件的预判。

因此,行政程序是否合法,应当成为我们代理行政诉讼案件的首选切入口。

律师应当充分认识行政程序对原告合法权益保护的防火墙作用,合理利用行政程序对行政实体内容的监督和制约机制,争取当事人权益的最大化。

本次代理,团队律师忠于案件事实,殚精竭虑,最终实现了依法帮助原告危及自身合法权益的诉讼目的,案件的代理取得了圆满的结果。

代理张某行政征收赔偿一案,再一次印证了行政程序的公正对于原告的重要意义。

                                                 

                                                 

                                                 

                                                 

供   稿 | 宋静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