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的出资义务不因公司破产而免责

发表时间:2020-12-10 所属分类:

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出资享有期限利益,但当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股东的出资义务即“加速到期”。管理人在接管破产企业后,发现股东出资未到位或存在抽逃出资情形的,应当履行管理人职责,向未出资或抽逃出资的股东进行追偿。

【案情简介】

2008年12月30日,华轮实业公司成立,2018年7月10日,法院裁定受理对华轮实业公司的破产清算的申请。管理人接管华轮实业公司后, 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发现华轮实业公的股东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于2019年2月11日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刘某锋、尤某、尤某萌向原告补缴出资款2364万元及相应利息;2…….;3.被告刘某锋、尤某、尤某萌对上述第1、2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华轮实业公司的增资、股东出资、股权转让情况如下(红色字体为变更情况):

图片1

1.抽逃出资的股东应对其是否履行出资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根据表一可知,华轮实业公司于2010年1月11日、2010年5月25日的增资中,股东虽已向公司账户注入注册资本,但在短期内,又以“借款”等不明原因,向股东以外的账户转出与增资资本相当的资金,股东是否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呢?由谁承担股东抽逃出资的举证义务?

法院认为,……。原告主张上述出资款已抽逃,尤某虽不认可,但经本院释明,其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未提交华轮实业公司向赵某、东营信义公司、信义集团公司转款的具体事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三》)第二十条规定,当事人之间对是否已履行出资义务发生争议,原告提供对股东履行出资义务产生合理怀疑证据的,被告股东应当就其已履行出资义务承担举证责任。华轮实业公司主张上述出资款已抽逃,尤某作为股东其未提交证据证实上述款项转出的具体事由,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本院认定,刘某于2010年1月11日缴纳的出资xx万元已抽逃。

2.公司有证据证明第三人明知系受让抽逃出资股东的股权的,第三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刘某将其股权转让给尤某萌,尤某萌将其股权转让给刘某锋,尤某萌、刘某锋是否需要向华轮实业公司履行返还出资义务呢?

法院认为,《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股权受让人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其对股权转让人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事实知道或应当知道。从本案来看,如前所述,尤某萌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的签字不真实,尤某萌名下的股权的实际权利仍为刘某。虽然原属于刘某名下的股权登记在刘某锋名下,但刘某锋并未行使股东权利,亦未从公司领取任何分红,即刘某锋未实际参与华轮实业公司的经营。华轮实业公司没有证据证实刘某锋知道或应当知道刘某出资不实的事实,华轮实业公司主张刘某锋向其补缴出资,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3.股东抽逃出资的,公司责任人对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华轮实业公司主张尤某对刘某、朱某出资不实承担连带责任是否能被支持呢?

法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刘某、朱某的出资系以华轮实业公司名义借款后验资,验资后华轮实业公司又将款项归还出借人,该出资不实,本院予以确认。《公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股东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被告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尤某既是华轮实业公司的发起人之一,又系华轮实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且其在庭审中多次自认,2010年5月24日的增资12800万元,系其安排公司工作人员操作,刘某、朱某、尤某、刘某锋等人均不知情,华轮实业公司主张尤学军对涉案不实出资承担返还责任,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4.破产债权不得与未足额出资的注册资本进行抵消

本案中,法院判决被告尤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华轮实业公司补缴出资6314万元并支付利息。假设,刘某对华轮实业公司享有破产债权6314万元,管理人是否可以直接将该6314万元破产债权与其未足额出资的注册资本6314万元进行抵消呢?答案是不能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破产债权能否与未到位的注册资金抵销问题的复函》(1995年4月10日,法函〔1995〕32号)“货柜公司被申请破产后,武汉公司作为货柜公司的债权人同货柜公司的其他债权人享有平等的权利。为保护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武汉公司对货柜公司享有的破产债权不能与该公司对货柜公司未出足的注册资金相抵销。”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管理人不能对债权人进行单独清偿,假设管理人直接将尤某的6314万元破产债权与尤某未足额出资的注册资本6314万元进行抵消,无疑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

综上,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管理人应当谨慎履行职责,即使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公司已实缴完毕且有验资报告,管理人还应当审查股东是否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如是否存在制作虚假财务会计报表虚增利润进行分配的情形;公司是否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其出资转出;公司是否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等,如发现股东存在抽逃出资情形的,应当依法启动追缴程序,而不得将该股东抽逃出资的金额与该股东对公司享有破产债权的金额相互抵消。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