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恶意延长出资期限、或未足额出资便转让股权,均可追加其为被执行人

发表时间:2020-04-02 所属分类:

前言

 

实行公司注册资本认缴制后,公司股东未实际缴纳出资的情况比比皆是,在公司出现负债被起诉、被强制执行时,公司股东常将已届满的出资期限延长,有的甚至直接转让股权退出公司,拖延或拒绝履行股东对公司的出资义务以及借此规避公司对债权人的责任。遇到前述情况时,债权人能否追加公司股东作为被执行人?

 

下面,与大家分享一起经办案例:成功追加恶意延长出资期限的股东、以及未足额出资便转让股权的股东为被执行人。 

 

基本案情

 

2017年12月25日,广州仲裁委员会就甲公司与佛山市禅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禅某公司需向甲公司支付家具款、律师费等款项共计64万元。

 

2018年2月12日,甲公司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2018年6月26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因被执行人禅某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

 

我们接手该执行案件后,经查询佛山市禅某公司的工商登记档案,发现:

 

佛山市禅某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登记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人民币,公司原股东共5个,分别为桦某公司、卢某某、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认缴出资额分别为700万元、300万元、1400万元、1120万元、1480万元,章程约定各股东出资时间是于2017年7月31日前缴足。2012年8月13日,卢某缴纳出资5万元,桦某公司缴纳出资45万元。

 

2018年10月8日(即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之后),禅某公司召开股东会并形成决议,决定股东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转让股权给卢某某后退出公司,并将股东出资期限由2017年7月31日前缴足延长至2047年7月31日前缴足。

 

2018年11月23日,禅某公司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将股东由桦某公司、卢某某、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变更为桦某公司、卢某某。

 

图片1

 

2019年6月,办案律师代理甲公司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并申请追加禅某公司现股东卢某某、桦某公司,及原股东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为被执行人。

 

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卢某某仅实际出资5万元、桦某公司仅实际出资45万元,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均未履行实际出资义务,在法院已因禅某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后,禅某公司仍通过股东会决议将股东出资期限从2017年7月31日前延长至2047年7月31日前,且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在未履行依法出资义务的情况下转让股权给卢某某。在执行过程中未发现被执行人禅某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应追加禅某公司现股东桦某公司、卢某某,及原股东海某公司、华某公司、坤某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分别在其未履行出资的范围内(分别为655万元、295万元、1400万元、1120万元、1480万元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日期】 2016.12.01

 

第十七条 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九条 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实施日期】 2019.11.08

 

6.【股东出资应否加速到期】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

 

(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同类案例及裁判要旨

 

1、裁判要旨:公司股东在认缴出资期限未届至即转让股权,应视为其以行为明确表示不再履行未届的出资义务,属于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情形,依申请执行人申请,应追加其为被执行人。

 

案件来源: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郭某与某轮胎公司等执行异议之诉,(2018)豫0811民初963号民事判决书,(该案例刊载于2019年09月12日人民法院报)

 

2、裁判要旨:公司债权人不仅可以要求公司以现在实际拥有的全部财产承担责任,而且在公司出现重大债务而公司股东承诺在将来认缴出资的情况下,还可以要求公司股东提前出资,在公司目前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并终结本次执行,公司股东理应提前履行出资义务,将出资款作为公司财产以供执行,以补充清偿公司债务。

 

案件来源: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梁某与佛山市某设备有限公司执行异议之诉,(2017)粤0605民初18261号民事判决书

 

 

蔡琼雯

蔡琼雯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供   稿 | 蔡琼雯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