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财型寻衅滋事罪与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厘清 ——从社会公共秩序的角度出发

发表时间:2020-04-02 所属分类:

刑法第293条第二项规定,任意毁损公私财物,破坏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寻衅滋事罪,我们通常将其称为毁财型寻衅滋事罪,因其与故意毁坏财物罪在行为样态上具有相似性,司法实践中往往容易造成混淆,例如,在主观上,二者都存在故意毁损他人财物的故意;在客体上,二者都侵犯了财产权;在客观上,二者均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的行为;并且,二者在犯罪情节上都要求达到“严重”的程度。但是,二者在入罪门槛和量刑上有很大区别,如毁财型寻衅滋事罪的入罪门槛是2000元,第一档法定最高刑为5年有期徒刑,量刑起点可达3年有期徒刑(广东);而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入罪门槛是5000元,第一档法定最高刑为3年有期徒刑,量刑起点较低且可适用刑事和解制度。因此,在实践中,当行为人的行为达不到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入罪门槛时,办案机关会倾向以毁财型寻衅滋事罪来让行为人入罪或加重处罚力度,而辩护人的工作就是极力将当事人涉嫌的罪名从寻衅滋事罪往故意毁坏财物罪靠,以达到出罪或罪轻的目的。

 

因毁财型寻衅滋事罪与故意毁损财物罪有诸多相似之处,实践中,人们往往将行为人是否具备“流氓动机”作为区分二者的依据,但笔者认为,二者的核心区别应为是否侵犯了社会公共秩序。

 

图片1

(图片来源网络)

 

一、“流氓动机”说——不可取!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寻衅滋事是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加之本罪来源于79刑法规定的“流氓罪”,理论和实践中人们便以行为人是否出于寻求精神刺激,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发泄不良情绪等“流氓动机”判断行为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但笔者认为,该判断方式是不可取的。

 

首先,“流氓动机”不具辨识度。所谓寻求刺激等“流氓动机”属于主观的超过要素,在描述上具有模糊性,是没有具体意义、难以被人认识的心理状态,要在实践中准确进行判断几乎是不能实现的,如一般的故意毁坏财物罪,行为人也可以是出于发泄情绪或寻求刺激,因此,将“流氓动机”作为寻衅滋事罪的主观要素,并不具有限定犯罪范围的意义。

 

其次,即使是没有“流氓动机”的毁财行为也可能严重侵犯了寻衅滋事罪所保护的法益,如疫情期间故意往电梯按键吐口水并引起恐慌的大妈,不管其是出于“流氓动机”还是只想以吐口水的方式故意毁坏电梯,其对社会公共秩序的侵犯没有任何区别。

 

因此,“流氓动机”并不能区分毁财型寻衅滋事罪与故意毁坏财物罪。

 

图片2

(图片来源网络)

 

二、揭开寻衅滋事罪的“面纱”——社会公共秩序

 

刑法将寻衅滋事罪规定在刑法分则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的第一节“扰乱公共秩序罪”中,其在项前也规定,只有“破坏社会秩序”的滋事行为才成立寻衅滋事罪。所以,毁财型寻衅滋事罪侵犯的是复杂法益,除了侵犯财产权外还需对社会秩序造成破坏,但刑法分则规定的各种具体犯罪,都是为了保护特定的法益(社会秩序),任何一种犯罪行为都会对社会秩序造成破坏。

 

因此,寻衅滋事罪中的社会秩序不应是抽象、宽泛的社会秩序,而是一种公共的、能被不特定的人现实感知的社会公共秩序,即在公共场合的社会秩序。所谓公共场合,应结合空间状态和时间状态进行判断,空间状态,即“公共场所”,是公众(不特定人或者多数人)可以在其中活动的场地、处所,或者说,是公众可以自由出入的场所;时间状态,即在公共场所里现实存在不特定的众多社会成员,如若公共场所处于无人状态或者仅有犯罪嫌疑人等特定人员处于其中,那么该时间和空间状态之下的公共场所便不能称之为“公共场合”。例如,在凌晨时四下无人的公园、露天停车场等,应当认定为非“公共场合”时间状态下的“公共场所”。毁财型寻衅滋事罪,是在公共场合毁损公私财物,从而导致对社会公共秩序的破坏,这种破坏需使社会生活发生一定时间的失序、混乱,使公众心理产生畏惧。

 

从行为在客观上是否对社会公共秩序造成侵害出发,便可以清晰地辨析毁财型寻衅滋事罪与故意毁坏财物罪,避免不当扩大打击面,如同样基于发泄情绪且故意毁损财物价值在5000元以上的行为,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场合实施当然会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行为人应构成寻衅滋事罪;但如果是在夜深人少或偏僻无人之处实施,则不会或较轻地破坏了社会秩序,此时应倾向行为人只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参考:

1、张明楷:《刑法学(下)》,2016年第五版;

2、张鹏成:《因“发泄情绪”毁财寻衅滋事如何认定》,载《检察日报》2020年2月9日第3版;

3、《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

4、张明楷:《网络时代的刑事立法》,载《法律科学》2017年第3期;

5、莫洪宪、刘峰江:《<刑法修正案(十)>中“公共场合”的教义学理解》,载《刑法论丛》2018年第4期。

 

 

梁圆圆

梁圆圆律师团队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供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版 | 麦瑞婷

核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