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法律大改,这些变化与你我密切相关!张扬律师解读民法典新规

发表时间:2020-06-16 所属分类:

全国两会期间,万众瞩目的民法典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部法律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民法典》的内容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被称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其中,《民法典·继承编》对现行《继承法》的内容也做了不少修改,切实回应人民的法治需求,也更符合社会发展。

广东公共频道《DV现场》系列报道,邀请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张扬律师对《民法典·继承编》中的重要内容进行点评讲解。

亮点一:遗产范围扩大,“网络财产”也可继承图片1随着社会的发展,网络文化也越来越发达。生活中很多事物已经被重新定义。早些年就已经有网友开玩笑说:我死后我的游戏号怎么办?实际上,游戏里花钱买的皮肤,打下的段位、等级,装备等等,都属于可以有偿交换的物品,称之为“财产”也无可厚非。现行《继承法》通过列举方式限制遗产范围,而《民法典·继承编》立法上采取了概括的方式,对遗产的范围进行了扩大,也就是说“遗产是自然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这意味着网络财产、虚拟货币等将可继承。

图片2

亮点二:隐匿遗嘱者将丧失继承权,并新增宽恕制度图片3相比现行《继承法》,《民法典·继承编》新增了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第一,除伪造、篡改或者销毁遗嘱情节严重的,隐匿遗嘱情节严重者也将丧失继承权。因此,若继承人因遗嘱内容对其不利,就故意隐匿遗嘱的,情节严重的,可以导致丧失继承权的后果。第二,遗嘱是被继承人真实意思的表示,若以欺诈、胁迫手段迫使或者妨碍被继承人设立、变更或者撤回遗嘱,情节严重,丧失继承权
承人会因自身行为不当而丧失继承权,但《民法典·继承编》同时新增对继承人的宽恕制度,也就是说,若继承人确有悔改表现,被继承人表示宽恕或者事后在遗嘱中将其列为继承人的,该继承人不丧失继承权。图片4
亮点三: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也享有代位继承权图片5《民法典·继承编》与原有的《继承法》相比,将被继承人的侄、甥也纳入了代位继承人的范围。例如,大伯一辈子没有结婚,没有配偶、子女,大伯的父母及兄弟姐妹也都不在世,大伯与侄子小明两人相依为命,当大伯去世后,大伯的遗产该怎么处理呢?图片6

根据现行《继承法》,大伯遗产将被认定为无主财产。而根据《民法典·继承编》的规定,小明可以通过代位继承,获得大伯遗产。

亮点四:新增打印、录像遗嘱形式图片7现行《继承法》自1985年10月1日施行,其规定遗嘱仅有自书、代书、录音、口头、公证遗嘱几种形式,其中自书遗嘱要求由继承人亲笔书写。随着时代变迁,电脑及互联网普及,生活中出现了许多“打印遗嘱”的形式,然而这些遗嘱却因与“亲笔书写”的自书遗嘱之法律规定相悖,使得其效力往往不被认可。《民法典·继承编》将打印遗嘱和录像遗嘱扩列进遗嘱形式,是为了让立遗嘱人更加方便。其中,打印遗嘱并不是说遗嘱人使用电脑将自己的遗嘱打印下来就可以了,合法有效的打印遗嘱需要有严格的形式要件,需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的每一页签字,并注明年、月、日。而录像遗嘱也需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且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

图片8

亮点五:公证遗嘱不再拥有最高效力图片9现行《继承法》规定,公证遗嘱具有最高效力,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民法典·继承编》则删掉了这条规定,也就是说,数份遗嘱,以最后的遗嘱为准,公证遗嘱不再具有最高效力。那么,民法典实施后,遗嘱是否还有必要进行公证呢?答案显然是肯定的。遗嘱生效时,被继承人已经死亡,当继承人之间发生纠纷时,往往存在一个难题,就是证明遗嘱之真伪。而公证遗嘱,由公证机关对遗嘱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过审查,不仅可以确保遗嘱的真实性,更能确保条款内容的合法、合规性。

因此,即便公证遗嘱不再具有最高效力,建议大家在立遗嘱时,还是将最后一份遗嘱进行公证,以确保遗嘱的真实有效性。

亮点六:增设遗产管理人制度为确保被继承人的财产得到妥善管理,更好地维护继承人、债权人利益,避免和减少纠纷,《民法典·继承编》相对于我国现行的《继承法》增设了遗产管理人制度。 “遗产管理”制度是指在“继承开始后”至“遗产分割前”的这段期间里,以维护遗产价值和遗产权利人合法利益为目的,对被继承人的遗产实施管理、清算的制度。遗产管理人则是指对死者遗产负责保存和管理的人。作为遗产管理人,应当妥善管理被继承人的财产,履行法定的职责,与此同时,遗产管理人也有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获得报酬的权利。图片10

亮点七:扩大遗赠扶养人的范围,充分保障老有所养图片12遗赠扶养协议,是指扶养人与遗赠人自愿达成的由扶养人承担遗赠人的生养死葬义务,遗赠人将个人合法财产在其死后全部或者部分赠与扶养人的协议。
现行《继承法》对于遗赠扶养协议中的扶养人的范围,限定于个人或集体所有制组织。而随着我国老龄化率的日益增高,养老形式多样化需求的出现,《民法典·继承编》回应变化,将扶养人的范围进行了修改。在组织范围方面,由原来的“集体所有制组织”变为“继承人以外的组织”,且不限定组织的性质。此规定一方面扩大了遗赠人的选择空间;另一方面也让很多社会上的养老机构等组织担任扶养人有了法律上的依据,有利于遗赠扶养协议制度的发展。

                                 

                                 

                                   

                           

                         

 供   稿 | 张扬律师团队

 排   版 | 关楚琪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