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乔家大院》里的身股制度,终于弄明白了股权激励应该如何玩!

发表时间:2020-04-10 所属分类:

在人们早已告别了单打独斗、形成团队化建设的时代,企业家与各类优秀人才越来越类似于相互合作的关系,通过各自发挥自己在对方职业生涯中的价值,从而达到双赢的目标。

 

每一个创业者内心都有一副壮丽的蓝图,在创业初期往往会寻找能够帮助自己的人才给予一部分股份以示诚意,可优秀人才往往也面临的其他更好的选择,一个不知名公司的股权对于他来说仅是“画饼充饥”,是亏是赔也是未知数,所以大部分人在面对这一选择的时候都会干脆利落的说:我要钱。

 

这个时候,企业家又困惑了:钱给出去了,又如何让人才尽心尽力地陪自己打拼呢?这个时候就可以参考借助一个此种情况中的“纳什均衡”点:使用虚拟股权去激励人才,既能满足人才的物质需求,又能消除企业家的顾虑。

 

提到虚拟股权,其实大家应该并不陌生,创业者与核心骨干如同古时候的“东家“与”掌柜“,早在2006年,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中播出的《乔家大院》中就已出现:

 

剧中的“身股”,就是指虚拟股权,而乔致庸给店里伙计的承诺,就是一个虚拟股权的员工股权激励:要以内部员工身份为前提、有工作年限的要求、收益按劳绩增加。

 

虚拟股权是指不需要在工商行政管理部分登记的股份,虚拟股权持有人一般仅享受对应的分红权和股份增值权,没有所有权、表决权等,也不能转让、出售、用于抵押等。对于企业家来说,好处在于不产生股权变动、不影响原股权结构,比较容易控制。而对于员工来说,既能达到“多劳多得”的目的同时发挥自己的价值,又不需要承担任何的风险。

 

图片1

公司在设置用于股权激励的虚拟股时,可根据企业自身情况在以下三种模式中选择:

 

1、享有分红权的虚拟股权。

 

公司向符合条件的激励对象授予占总股本一定比例的虚拟股份,本质上是员工参与公司年度剩余利润的分析,偏向于短期激励。

 

2、享有增值权的虚拟股权。

 

股票的增值权实际上是公司授予经营者的一种权利,如果经营中努力经营企业,在规定期限内公司股价上升,经营者就可以按照一定比例获得这种由股价上升所带来的收益。在实践操作中用该种权利激励员工时,与分红权有一定的相似性。激励对象不用为行权支付现金,行权后由公司支付。

 

3、享有分红权+增值权。

 

即公司向符合条件的激励对象授予占股份一定比例的虚拟股份,且享受股价上升的行权差额,但无表决权。其本质是员工像股东一样享有税后利润及利润滚存,偏向于长期激励。

 

【案例:华为的虚拟股权激励】

 

华为早在1990年开始实施股权激励计划,自2013年至今都扔在执行“Time Unit Plan”(以下简称“TUP“),华为的五年TUP,就采取了类似分红权+增值权的“递延+递增”分配方案,例如2016年华为授予某员工TUP资格,配了10000个单位,虚拟面值假如为1元,那么:

 

2016年(第一年),没有分红权。

 

2017年(第二年),获取10000*1/3分红权。

 

2018年(第三年),获取10000*2/3分红权。

 

2019年(第四年),全额获取10000个单位的分红权。

 

2020年(第五年),在全额获取分红权的同时,再另行结算增值部分,例如面值升到5元,那么第五年的回报是:全额分红+10000*(5-1),同时对这10000个单位进行权益清零。

 

虚拟股权方案的制定、操作实质为公司绩效考核制度及对员工的现金激励,并且可以持续延伸,不会因为行权、解锁等事项而受到影响,其最大的价值在于虚拟股权给予的分红权能够调动企业员工为公司长远发展而共同努力的积极性,形成劳资一体。

 

图片2

 

 

唐艺娟

唐艺娟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张扬律师团队

 

唐艺娟毕业于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及法国IPAG高等商学院,拥有法律及管理学学位。曾担任企业总经理助理、法务职务,熟悉公司法、合同法、劳动法等企业常用法律,擅长运用商业思维将企业利益最大化。

 

供   稿 | 张扬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