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龙女儿起诉真功夫商标侵权索赔2亿!李小龙打得过真功夫吗?

发表时间:2020-01-23 所属分类:
近日,由著名华人影星李小龙之女李香凝担任法人代表的“Bruce Lee Enterprises,LLC”(李小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李小龙公司”)将知名连锁餐饮企业真功夫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使用李小龙形象并索赔2.1亿以及维权合理开支8.8万元,并在媒体版面上连续90日澄清品牌与李小龙无关。
 

1

12月26日上午,真功夫发布声明称,因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暂不便发表意见,一切留待司法裁决。
 

2

真功夫创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当时的名字叫“168”,后改名为“双种子”。2004年,为进一步扩张门店,真功夫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蔡达标重金请了中国广告界的重量级人物叶茂中策划品牌形象。在策划团队指导下,双种子启用了“小龙哥”的品牌形象,并申请了商标登记,正式更名为真功夫。
 
3
凭借该形象,真功夫迅速打开了知名度,并从地方性餐饮企业成长为全国连锁餐饮巨头。至今,真功夫全国门店已超600家,营收超过50亿。
 

4

 

在更名后的十几年里,真功夫的宣传都在有意无意地往“李小龙”形象上靠,在叶茂中本人发表的文献《“真功夫”是怎样练成的——“真功夫”全球华人餐饮连锁全案策划纪实》中,也能看到真功夫品牌设计的灵感来源于李小龙的功夫形象。
 
商标之争:乔丹败给乔丹体育,李小龙会败给真功夫吗?
 
对于被起诉,真功夫表示“时隔多年被起诉,我们也很疑惑”,并称真功夫系列商标由公司申请、国家商标局严格审查后授权,已连续使用15年。
 
但广大网友并不买账,在真功夫官方微博发布的声明下,“你有啥迷惑的,拿人家爹挂你家餐厅上15年你还迷惑。”收获了最高赞评论。

5

 
但真功夫坚称自己没有侵权,并公开表明不会寻求庭外和解,没有更换真功夫品牌商标的计划。《声明》中还提到,真功夫系列商标是否侵权多年前曾有过争议,可见真功夫商标纠纷早有端倪。
 

6

 

时隔多年起诉,李小龙后人能打赢真功夫吗?
 
从真功夫的声明来看,真功夫似乎要往商标权方面抗辩,但根据我国法律,即使是商标已经注册也不得侵犯他人的肖像权。如果李小龙公司认为涉案图形不应被注册为商标的,可以去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商标无效。不过根据《商标法》第45条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侵犯在先权利的商标,应在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请求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7
8
无独有偶,同样的情形也在乔丹商标案中发生过。2000年,福建一家日用品公司更名为“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并注册了“乔丹”一系列商标。2012年,迈克尔·乔丹以乔丹公司的注册商标损害其姓名权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最高人民法院终审认定:因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再审申请人对“乔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权,违反《商标法》有关“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应予撤销。
 
9
但是在公开宣判后,乔丹体育第一时间发布声明称,支持迈克尔.乔丹的3件商标均系注册时间不足5年、在周边其他类商品上的防御性商标,对目前使用的所有商标均不会构成影响。

10

 
查阅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可知,真功夫大部分注册商标已经超过5年,由此来看,争议商标很难停止使用。
人格权之诉:李小龙打得进好莱坞,打的赢真功夫吗?
 
律师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检索发现,仅是广州市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的商标检索记录就多达334条,其中多以“真功夫”“功夫龙”“功夫王”命名。
 

11

 

其中,引起最大争议的就是真功夫的初代商标:一个身着黑黄紧身衣的短发男性双手拇指、食指、小指张开,中指无名指握拢,双臂拉开、高抬,面部侧目凝视,整体呈现格斗架势。
 
不少网友认为这一形象出自李小龙的电影,从网上流传对比图看,该商标的造型从外观上的确与其存在相似。
 
12
2016年,真功夫推出新版商标,从构图看,人物脸部更加模糊,但对黑黄紧身衣及经典格斗姿势仍作了保留,整体形象仍为中国功夫的男性形象。
 13
李小龙公司认为,真功夫在使用人物形象时,采用剪辑、拼接等方式,将李小龙独有的格斗姿势、颜色、精神象征等特征组合在一起,使得消费者从整体上将其判断为李小龙,构成了对李小龙肖像及权益的侵害。这就引申出了肖像权保护范围的界定,加工后的卡通人物形象是否侵犯肖像权?真功夫的造型是否是真功夫自己设计的卡通形象或其他人的肖像?
 
从目前我国司法实践来看,可以借用“六小龄童”章金莱诉蓝港游戏公司案来对“真功夫”一案进行预测。
 
在该案中,章金莱认为蓝港公司在设计开发的网游“西游记”中所设计使用的孙悟空形象,与其在87版电视剧《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形象相同。在未得到许可的情况下,蓝港公司对外销售游戏并以此牟利的行为侵犯了章金莱的肖像权。
 

14

 

二审法院的判决对肖像权保护范围的界定进行了扩大解释:当某一形象能够充分反映出个人的体貌特征,公众通过该形象直接能够与该个人建立一一对应的关系时,对该形象的保护应属于肖像权保护的射程,同时也认可应对人格权中所蕴含的财产利益予以保护。
 

15

 

但在侵犯肖像权行为认定上,二审法院话锋一转,通过对比游戏中使用的“孙悟空”形象与章金莱饰演的“孙悟空”形象,说明大众能够分辨出两者区别,该形象无法与章金莱建立直接的联系。
 

16

按照上述观点,肖像是对自然人体貌特征的视觉反映,应当具有可识别性。但问题就在于真功夫商标的动漫形象进行过加工,这个造型能否与李小龙建立直接联系,让人联想到唯一的人就是李小龙,还得看李小龙公司举出什么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众多媒体都习惯称李小龙之女诉真功夫,但从受理通知书看,本案起诉的主体是李小龙责任有限公司,且该案的起诉案由并非肖像权侵权纠纷,而是“一般人格权纠纷”。这种情况下,应属于公司之间的商战,不仅涉及逝者的人格利益,还涉及与肖像有关的财产权利保护,这也让案件的走向更加扑朔迷离。
 
涉嫌不正当竞争:真功夫还是假功夫?
 
真功夫是否侵权,争议不断。有意思的是,真功夫也曾因侵权纠纷诉至法院。
 
2015年4月,经济日报出版社发行图书《真功夫你不要学》,图书封面由李小龙功夫照与其他文字组成,封内第72页右下部由李小龙的功夫照人像图案与“真功夫”、“蒸的营养专家”等图、文组合而成。双种子公司认为经济日报出版社、作者、网络销售方损害了其对“真功夫图形”的发行权等权利,将三者告上了法庭。
 

17

 

这个案件有意义的地方在于法院审理查明,“真功夫图形”的登记证书附录备案信息载明:“真功夫图形”内容为由李小龙功夫造型图案及“真功夫”、“蒸的营养专家”文字组合组成的造型图案。李小龙功夫造型为李小龙双臂拉开、高抬,面部侧目凝视的人像图案,图案右部及右下部分为“真功夫”、“蒸的营养专家”文字组合。也就是说,真功夫在注册商标时就已知人物造型来源于李小龙功夫造型。
 18
对此,双种子公司在抗辩时坚决否认,并称该图标中使用的人物造型是聘请案外人冼国梁拍摄,与李小龙无关,并提交了《人物形象广告拍摄、使用及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但最终法院并未采纳。在此次人格权纠纷中,真功夫很有可能再次举证案涉图形是其他人的肖像。
 
此外,该份判决书写道,李小龙经典武打造型之一即为“真功夫图形”中“李小龙”人物造型,因其被社会公众所熟知,任何人均可模仿,造型本身不能为某个人所独占。
 
其实在大众眼中,“真功夫图形”的形象就是李小龙,真功夫将李小龙形象卡通化的做法不过是想打法律擦边球。《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四款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从真功夫名称、商标来看,的确与李小龙展示出的形象相似,而且多年来,真功夫的宣传也在引导消费者往李小龙联想,真功夫的行为将有可能会涉嫌不正当竞争。
 

19

 

如果在一般人格权纠纷中,法院最终并未判定李小龙公司胜诉,李小龙公司后续或会选择走其它途径维护自身权利。
 
真功夫能不能学?动漫形象要怎么用?
 
抛开本案是非不说,仅从真功夫在品牌打造上,仍有值得企业借鉴的地方。
 
第一,企业应重视商标的法律保护。品牌的法律保护,主要是知识产权保护,商标作为基础,价值就在于传递品牌的形象。真功夫在品牌形象确定后,就立即申请了商标登记,并在长达十几年的经营中,注册了几百个商标,即使法院最终判定侵权,也很难停止真功夫使用侵权商标。
 
第二,企业可考虑使用自主设计的形象作为商标。真功夫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侵权争论不休,原因就在于其商标是经过加工的动漫形象。近些年来,动漫形象越来越受企业的青睐,自主设计的动漫形象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侵权,还增加了可识别度,容易被消费者所记住。
 

20

第三,企业在对外宣传过程中,要充分利用商标授权、品牌形象保护等提升自身的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真功夫借势中国功夫文化为品牌符号,最大化发挥了品牌的价值,才能使它迅速走向全国。
 
最后,企业在打造品牌时应注意避免侵权。对于使用真人卡通化的商标,虽能一定程度规避肖像权侵权的风险,但仍会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约束。企业在使用此类商标时还应注意界限,尽量取得合法授权,避开特定肖像特征,以免被认定为真人与卡通形象之间有特定联系。
企业的品牌是无形资产,“拿来主义”虽好用,但不靠蹭名人更显“真功夫”。品牌的塑造需要长年累月的口碑积累,企业莫要贪图捷径,否则即使赢了官司,到头来也输了人心。
21
                                                                                                                  汤嘉丽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张扬律师团队
 
具有法学与新闻复合背景,熟悉传媒运作规律,擅长法律文书写作及大数据分析,曾编写过广东媒体侵权数据报告、广州股权转让数据报告等。常年服务于数十家法律顾问单位,涉及文化创意、互联网高新企业等多个领域,善于从“互联网+”的角度多维度思考法律问题,擅长运用媒体解决企业遇到的问题。
供   稿 | 汤嘉丽

排   版 | 刘蔚贤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