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新规:违约之诉可同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发表时间:2020-07-17 所属分类:

【案情简介】

昃向新、孙玲弟与竹园旅行社济南分公司签订的《团队出境旅游合同》。旅游过程中,导游做出风险提示后未陪伴登岛,昃向新在登岛后未听从旅行社的风险提示,在导游明示不能下水的地方下水而不幸溺水身亡。据此,昃向新的近亲属起诉竹园旅行社、竹园旅行社济南分公司,要求其承担丧葬费、误工费、遗体运送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一审法院认为,昃向新与竹园旅行社均存在违约行为,判决昃向新与竹园旅行社按照4:6承担违约责任。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法院认为,精神损害赔偿仅存在侵权之诉中,在违约之诉、合同之诉中,不存在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本案系合同纠纷,而合同纠纷中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难以得到支持,因此对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不予支持。二审法院认为,本案并非侵权纠纷,一审判决未予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案例来源:(2019)鲁01民终5685号)

我国长期的审判实践中,一直坚持当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竞合时,受损害方只能择其一主张权利,即只能选择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在上述案例中,受损害方主张违约责任的,则不能主张精神损害赔偿;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加害人仅需承担过错责任,受损害方对此的举证责任明显加大,这不利于保护受损害方的合法权益。对此,《民法典》做出了重大突破,《民法典》第九百九十六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受损害方选择主张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影响受损害方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即受损害方在违约之诉中,可以同时主张侵权责任。对于此条款,笔者作出如下解读:

一、双方存在合法有效的合同关系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条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 (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 (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 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第四条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物品所有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的规定,法院支持予以精神损害赔偿的案件一般限定于自然人被非法侵害其人格权,故受损害方在违约之诉中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双方需存在合法有效的合同关系,且该合同内容一般应限定于有人格利益的合同,如婚庆、录影、照片修复等合同。

二、一方存在违约行为

在《民法典》实施以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受损害方提起违约之诉的,不能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民法典》颁布后,法律赋予受损害方在违约之诉的同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无疑有利于保护受损害方的合法权益。

三、造成严重后果

《民法典》的新规是赋予受害方在违约之诉中可以同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而非降低判决精神损害赔偿的门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规定,法院支持精神损害赔偿的,应限定于“致人精神损害,并造成严重后果”,不可随意扩大赔偿范围。

综上,《民法典》肯定了违约之诉中可以同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更好地保护了受损害方的合法权益。

 

                                                     

                                     

                                         

撰   稿 | 杨秀楠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