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臣说法 | 同居期间,私自转走另一方的钱财或构成盗窃罪

发表时间:2019-06-24 所属分类:

现在不少人都会未婚同居,但恋爱有风险、同居需谨慎。也许你的枕边人正趁着你熟睡之机,拿走你的手机转走你的钱财,当被你发现后他还辩解说我们都要结婚了,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吗?还要和我计较吗?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来看一则案例简介

2017年9月的某天,老王和小张在一次聚会相识了,此后老王对小张频频献殷勤,小张终于抵挡不住甜言蜜语的诱惑,二人迅速确立恋爱关系并同居。

1

同居期间,老王获悉了小张的手机密码、微信支付密码支付宝密码等。

 2017年12月24日,小张正在厨房为老王准备平安夜大餐,老王却在卧室拿着小张的手机登陆其支付宝账号,通过花呗套现人民币21000元,转账至其本人账户。吃完烛光晚餐后小张去厨房洗碗,老王又通过小张支付宝账号捆绑的招商银行卡、中信银行储蓄卡套现人民币27000元,并转账至其本人账户。

2018年1月1日凌晨0时30分许,趁小张熟睡之机,老王又登录其支付宝账号,通过支付宝账号的网商贷以小张名义贷款人民币120000元,并将其中96000元转账至其本人账户。

2018年2月3日,老王再次趁小张不注意期间登录小张的微信向自己的微信转账10000元,并删除聊天记录。

2018年3月某一天,小张无意间发现自己的账户余额减少,查看流水才知道,款项已经去了老王处。小张很生气,未曾想到枕边人竟然拿走自己辛苦赚来的钱。小张要求老王归还,老王却说,我们是恋爱关系并且也要结婚了,我有权利支配你的钱,而且我也是因为欠账太多迫于无赖,并无其他恶意。老王归还了小张45000元,小张说剩余的部分如果你不归还,我就要报警。因无力继续归还,老王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

法庭上老王说:我和小张是恋爱关系,我基于两人的恋爱关系以为自己可以借用小张的钱财。

 

小张说,对于这样的老王,我是不会原谅的。

 

法院判决:

 

一、老王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二、追缴被告人老王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33000元发还小张,不足以弥补的损失部分,责令被告人老王退赔。

 

三、缴获的作案工具苹果手机1部予以没收。

 

2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

 

盗窃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本案中老王和小张只是同居关系,在我国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二人还未办理结婚登记,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一说,且二人也未约定同居期间的财物属于共有,因此小张支付宝、花呗、微信、银行卡的钱均是属于其个人合法的私有财产。老王转走小张的钱,侵犯了小张私人财产的所有权。

 

在客观方面,老王是在同居期间有意获取小张的密码,并且每次转款均是趁小张做饭熟睡等不注意之机,属于秘密窃取。

 

盗窃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要求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老王和小张只是男女朋友关系,无权占有、处置被害人的财产。老王趁小张做饭或睡觉之机,盗用小张的手机以花呗、网商贷等高息手段套取小张的资金,随即将资金转移、使用,其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明显。

 

注意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之规定,老王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采用了秘密窃取的方法将他人财物据为己有,且盗窃数额巨大,因此,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老王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且属于数额巨大,基于老王有自首情节,事后退赔了部分赃款,法院判决其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有理有据。

 

综上分析

未婚同居期间未经另一方同意取得另一方财产,是可能构成盗窃罪的。在此,律师提醒各位未婚同居的朋友,恋爱有风险、同居需谨慎。同居期间务必管理好各自的财产。

3

刘芳律师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排   版 | 刘蔚贤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王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