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臣原创 | 民事再审实务探讨

发表时间:2019-06-19 所属分类:

再审程序是在个案救济与维护生效裁判既判力之间寻求衡平的一项制度。作为两审终审制的例外,再审难,似乎是制度的应有之义。在紧张的司法资源下,如何有效地利用再审程序的规则,为当事人谋取利益,实现司法公正,是本文想跟大家分享的话题。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3619

透过大数据看再审有多难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3847

如上图所示,近五年来,全国法院受理申请再审案件分别占同期二审案件的15%、14%、14.5%、13.72%、14.56%;同期受理再审案件分别占同期申请再审案件的32.5%、26.5%、19.66%、18.43%、20%,近三年大概保持在20%左右。(数据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3937

表一:全国法院与广东法院受理民事再审案件比例比较

 

上表数据反映,广东法院申请再审案件占二审案件的比例较为稳定,但进入再审的案件数及比例在2013年后呈显著下降趋势,与全国法院的整体状况相比,广东法院明显提高了进入再审的门槛,申请再审的难度更大。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4242

表二:全国法院与广东法院民事再审案件审结情况比较

从全国法院的数据来看,案件进入再审后发改的比率远高于维持的比例;前几年广东法院维持率高于发改率,近两年与全国法院的情况相似,进入再审后发改的情况更多。  

现行法律规定了人民法院依职权启动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抗诉三种启动再审模式,司法实践中当事人申请再审是最常用的启动再审方式,下文将介绍申请再审的程序及实体问题。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4358

申请再审时不可忽视的程序问题

1.申请再审的主体

一般申请再审的主体为原审当事人,司法实践中较为特殊的是以下情形:

1.生效法律文书的债权受让人能否申请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将判决确认的债权转让债权受让人对该判决不服提出再审申请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法释[2011]2号)明确规定: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将判决确认的债权转让,债权受让人对该判决不服提出再审申请的,因其不具有申请再审人主体资格,人民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民诉法司法解释第375条确认了该项规则。

2.案外人权益受到生效裁判损害时,申请再审还是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

对于案外人权益受到生效裁判损害的情形,理论上存在案外人申请再审与第三人撤销之诉两种救济途径。广东高院2013年《关于民事再审审查工作的指引》曾规定案外人只能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不能申请再审。但民诉法司法解释423条、424条明确了案外人申请再审的权利。在两种权利之间,当事人可以择一行使,一旦选定,则不可更改。

2.申请再审的对象

民诉法规定的当事人申请再审的对象是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但并非所有的生效裁判均可以申请再审,不能申请再审的裁判主要包括:1.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解除婚姻关系的判决;2.适用特别程序、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破产程序等非讼程序审理的案件;3.除不予受理、驳回起诉这两种裁定之外的其他裁定。关于仲裁司法审查的裁定,最高院曾作出四个相关的批复,均明确不予受理,实践中存在法院依职权启动的情形。 

 3.申请再审的审级   

民诉法199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裁判的执行。对于当事人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法律只是赋予当事人选择权,并非要求当事人只能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2013年《全国法院民事再审审查工作座谈会纪要》第1条明确规定,当事人选择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经释明,当事人不同意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在一个月内将申请再审材料、案件全部卷宗和释明情况一并报送上一级人民法院。在具备选择权时,笔者以为应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为原则,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为例外。原因在于:无论是从法院内部程序还是实质性标准来看,改判本院生效裁判的难度,远高于改判提审案件的难度。

4.申请再审的期限

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有民诉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三项、第十二项、第十三项规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

申请再审的期限属于法定期间和不变期间,不适用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申请再审期限的届满将导致申请再审权的绝对消灭。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31条规定,“当事人未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或者申请再审超过法律规定的期限的,人民检察院不予受理”。意味着当事人一旦超过申请再审的期限未向法院申请再审,也不能再向检察院申请抗诉。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4951

寻找开启再审之门的钥匙再审事由分析

再审事由,是指当事人据以提出再审申请,并请求法院撤销或变更生效裁判所必须具备的事实和理由。由于法院审查再审申请仅限于当事人提出的再审事由,故再审事由被视为打开再审程序之门的钥匙。

01.绝对再审事由 ——违反法定程序或审判人员违法

民诉法规定的“违反法定程序”或者“审判人员违法”这类再审事由,称之为绝对再审事由。在多项程序违法的情形中,较常见的是“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可归责于本人或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和“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在一审生效的裁判中更多见。

1.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未参加诉讼的常见情形有:

(1)原审遗漏部分共有权人、抵押权人、继承人、在先的权利人、清算义务人等必须参加诉讼的主体;

(2)错列当事人(如将已死亡或注销的主体列为当事人、将同姓名但与案件无关的自然人列为当事人等);

(3)诉讼代理人缺乏合法的授权,当事人又不追认的。

2.“未以传票传唤,缺席判决”即违法送达,常见情形为:

(1)未穷尽其他送达方式即采用公告送达;

(2)采用邮寄送达被退回后,未审查当事人对此是否有过错即视为送达;

(3)送达地址并非当事人的法定地址或确认地址,他人代收后当事人又不认可的;

(4)未按照法律规定的公告期限进行公告,比如对涉外、涉港澳的当事人公告期间不足;

02.因新证据、新裁判、新鉴定等新的情形而申请再审

因新证据而导致认定事实的变化是一个客观存在,且可以淡化原审裁判者的责任,改判的阻力较小,因而新证据这一再审事由较容易获得法官及法院的认同。

关于是否属于新证据的认定,法律上有严格的限定,但实践中受“有错必纠”等司法理念的影响,在证据失权制度未得到普遍遵循的司法环境下,再审法官更注重实体公正,倾向于对新证据的认定作扩张解释。《民诉法司法解释》第102条也认可了此种观点。

从新证据的种类来看,主要包括书证、鉴定结论、证人证言等,其中证人证言的证明力较低,一般较难单凭新的“证人证言”推翻原判,而鉴定结论的证明力较强。《民诉法司法解释》第399条规定,审查再审申请期间,再审申请人申请人民法院委托鉴定、勘验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也就是说,再审申请人如果想通过鉴定结论推翻原审判决,只能提供其他案件或程序(比如执行程序)中形成的鉴定报告,或者申请人单方委托鉴定的报告。

03.因原审裁判法律适用错误申请再审

《民诉法司法解释》第390条规定了适用法律错误的6种情形,实践中常见的主要是以下三种情形:

1、适用的法律与案件性质明显不符,比如对案件法律关系的定性错误。

2、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比如同时适用了定金罚责和违约金条款。

3、违反法律适用规则,比如《侵权责任法》施行后,改变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关于“无意思联络的共同侵权行为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等规定,即使目前两者皆有效,但根据后法优于前法的原则,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否则,既属于法律适用不当。

04.因原审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申请再审

《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一款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是适用最多的申请再审事由,也是最难把握的再审事由(这似乎是一个兜底条款,如认为生效判决确有错误,申请再审时不能套用其他条款,往往可以用第二项来申请再审)。根据《审监司法解释》第11条的规定,此处“基本事实”是指“对原判决、裁定的结果有实质影响、用以确定当事人主体资格、案件性质、具体权利义务和民事责任等主要内容所依据的事实”。

05.以违反自愿和合法原则对调解书申请再审

对于申请人针对调解书申请再审的,仅审查是否违反自愿和合法原则。关于自愿原则,审查内容涉及:1.调解协议或者调解书是否系当事人签名或盖章;2.签署调解协议或调解书的委托代理人是否有相应的授权。3.是否有证据证明调解协议达成过程中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关于合法原则,一般仅审查调解协议内容是否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调解协议内容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第三人合法利益等。比如借款利率约定超过法定的利率上限,属于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很多当事人存在误解,以为调解书的内容缺乏证据证明或者与证据反映的内容不一致,也属于违反合法原则,实际上对调解书的审查一般不涉及事实部分的证据材料。

以上简单的分析了民事再审实务中可能涉及的程序及实体问题。作为律师,如果代理再审案件,以案件的基本事实为基础,制作一份逻辑严密、观点鲜明而又紧扣再审事由的再审申请书是最基本的要求。在此基础上,根据再审申请书的主要理由,并结合案件基本事实,将原审证据及新证据予以分组分类,并制作一目了然的证据清单及证据材料,有利于法官迅速把握案情,增强再审申请的说服力。

WeChat 圖片_20190619165519

廖俊莲律师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