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成蝶 –某村旧改律师服务手记(1)

发表时间:2020-04-02 所属分类:

2019年上半年的某天,按照团队的安排,我以旧改律师的身份进村为某村委会提供旧村改造法律服务。事先做了些功课,得知某村地处广州市增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开发区)核心位置,周边有广汽本田、富士康超视堺、福耀玻璃、日立电子、珠江钢琴等一批世界500强知名企业,在某村周边形成了千亿级高科技产业集群。再加上周边还有中国平安金融硅谷,合生汇、新塘万达、永旺梦乐城三大商业综合体,还有即将引来天量投资的广州东部交通枢纽板块。可以说,某村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心想,这又是一条土豪村。

 

次日,我驾车向某村进发。早上八点半左右,从荔新公路折入某村牌坊。一眼望去,村道两旁尽是挨着延伸开去的村民房屋,其中散落着两三家早餐店,店内挤满了吃早餐的人。身穿不同颜色工服的男男女工人,匆忙吃完早点就赶路上班。坐在店里悠闲吃早餐的人以老年人居多,估计都是本村村民。按照导航指引,我驾车沿着村道继续向村委行使。道路越来越窄,勉强够两辆小汽车并行。村民的私家小汽车、摩托车三三两两停在路旁,过往车辆得小心避让才能通过。村民房屋簇拥在村道两旁,楼房、平房、瓦房,参差不齐,有的都倒塌了,整个村场呈现一派破落、萧条的景象。小桥流水,古树环绕,前庭后院,鸡狗闲步,童叟相戏,我心目中这些怡人暖心的城郊乡村景致没有出现。衰败的某村与邻近众多现代化的工厂,高尚繁华的酒店、商场形成鲜明的反差。

 

到了村委会,村委书记王书记一干人在简陋的书记办公室兼接待室热情接待我们。据王书记介绍,该村原有近万亩土地,因毗邻增城开发区,十几年来不断被国家征收,村里的土地所剩不多了,包括旧村场在内现在也就剩余1000余亩。村里几乎没有集体物业出租,村集体经济空心化,村民分红仅靠政府每年支付的留用地指标租金。村集体分红不足以维持村民全家的生活开支,大部分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靠出租自有房屋收取少量租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维持生活。我说,某村实际上是一条守着金娃娃的贫困村。某村周边都高附加值高新技术产业,这么好的地段,某村土地资源已经形成价值洼地。如果及时进行更新改造,引入新产业发展集体经济,完善公共配套设施,提升房屋价值,增加村民收入,改善村民居住环境,让村民过上体面的有尊严的好日子,指日可待。村干部们对我的说法纷纷点头赞同。

 

我向村委介绍了最近两年增城区的旧村改造形势。至2019年上半年,增城区共有17条村处于旧改进程中。其中,简村、官湖村、横塱村、南坣村已经进入改造流程。2019年增城区推进的村企合作类旧村改造中,有5条村引入了合作企业,1条村正在挂网招商选择合作企业,1条村正在招标引进合作意向企业,涉及改造面积7368亩,现状建筑面积472万平方米。增城派潭下圩旧村、东洞村,石滩马修村、田心村、元美村、新塘镇的乌石村、葵湖村、庆丰村、下围村这9条旧村已经公开了旧村更新改造的招标。另外,甘涌村、东华村也列入广州城中村改造三年(2019-2021)行动计划,目前甘涌村启动招标;朱村板块的横塱村启动了土地测绘采购招标,新街村、夏街村、新何村、新联村、长岗村、长岗村改造片区、瑶田村改造片区、白江村、团结村、某村等也纳入旧改之中。增城旧村改造形势热火朝天,江山一片红。听了我的介绍,村干部们顿时坐不住了。他们说,一年来,不仅村干部,连普通村民都强烈感受到周围旧村改造的气息,都想尽快启动某村更新改造工作,过上好日子。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完成改造意愿征询工作,迈出旧改第一步。

 

在进一步交谈中我了解到,某村实际上在去年10月份就启动旧庄更新改造了,并且选定了一家大型房企作为合作意向企业。但令人费解的是,至今半年过去了,同意进行旧村全面改造的村民,远未达到某村全体村民的80%。改造意愿征询工作卡壳了。这种情况,在旧村改造中是很少碰到的。绝大多数的村,从宣布启动旧村改造工作到表决同意改造,同意率达到80%,一般只需要1-2个月。

 

事出反常必有妖。从个别村干部言不由衷的话语中,我隐约感觉到一些端倪。

 

(黄宇莹、渠慎芬、石伟民、吴忍对本文亦有贡献)

 

何焕仪

何焕仪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二级合伙人

供   稿 | 黄家章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