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用第一次借款时未涂销的抵押登记,第二次借款抵押权是否成立?

发表时间:2020-04-16 所属分类:

案情简介:

 

被告辅某两次向原告易某借款。第一次借款发生于2017年3月,被告以其名下“粤Y…”车辆作为借款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原告为抵押权人。后辅某清偿了该笔借款,但双方一直没有对“粤Y…”车辆办理涂销抵押登记。2017年7月,被告辅某再次以其名下“粤Y…”车辆作为抵押担保向原告借款,因第一次借款的抵押登记尚未涂销,双方仅重新签订了一份抵押合同,合同中约定以“粤Y…”车辆作为第二次借款的抵押担保,未重新办理抵押登记。后辅某不按时偿还第二次借款,原告易某起诉至法院要求还款并主张抵押权。

 

案件分析:

 

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并办理相应的抵押登记,是规范的抵押权设立形式。而本案中,原被告并没有就当次借款办理抵押登记,而是沿用了已经履行完毕前次借款的抵押登记。这给抵押权的主张带来挑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的规定,主债权消灭时,抵押权消灭。本案中,在被告辅某清偿完第一次借款后,抵押权已随主债权的消灭而消灭。代理律师通过检索类似案例发现,绝大部分判例均是根据抵押权的从属性,否定沿用之前的抵押登记的效力,视为双方是没有办理抵押登记,从而不支持债权人主张的抵押优先受偿权。在主流观点对本案不利的情况下,代理律师另辟蹊径,跳出担保物权的从属性这一束缚,从新的角度出发,指出抵押登记的行为是双方当事人约定合同履行方式之一,以此为立足点,结合双方重新签订抵押合同的合意,论述原被告约定沿用第一次借款的抵押登记是合法有效的,应视为当事人已办理了抵押登记,债权人依法享有完整的抵押权。

 

律师代理意见:

 

法律规定办理抵押登记,是从物权公示效力的角度出发,旨在保护善意第三人。本案中,在未涂销抵押登记的情况下,原被告重新签订《汽车抵押合同》的行为客观上证实了双方一致同意沿用之前的抵押登记,抵押登记的公示效力仍然存在,仍能保护善意第三人。故在当事人合意沿用之前的抵押登记并一直未涂销之前的抵押登记的情况下,抵押权设立的形式要件已经满足,起到了公示效力,且并未损害第三人的权益。而关于是应当先办理涂销登记再重新办理抵押登记,还是直接沿用之前的抵押登记,这是双方履行方式的问题,而履行方式是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故在双方均认可的情况下,应当认可双方沿用之前抵押登记的履行方式。因此,本案中,应视为原被告已经就本次借款办理了抵押登记,原告依法享有完整的抵押权。

 

裁判结果:

 

法院采纳代理律师的观点,认为涉案车辆已经存在抵押登记,满足了抵押权成立的形式要件,双方未涂销原抵押登记,而是沿用之前的抵押登记,该抵押登记行为虽与一般抵押权设立的行为有所不同,但该不同仅是合同履行方式的不同,而履行方式系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故在各方均认可的情况下,应认定双方已履行了办理抵押登记手续,进而支持原告关于抵押权的主张。

 

图片1

图片2

 

黄文川

颜紫君

王晓芬 (2)

黄文川律师团队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供   稿 | 黄文川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王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