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认定企业是否具备破产的原因

发表时间:2021-06-02 所属分类:

债务人企业经营不善、负债累累,或导致其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债务人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并不当然导致其被宣告破产,管理人可根据债务人企业的具体情况,经债权人同意,选择重整、和解,或破产清算的道路。债务人企业未偿还债权人的债务的,法院不能当然裁定受理该债权人对债务人企业的破产清算申请。今天,笔者向大家分享认定企业具备破产的原因。

根据法律规定,债务人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具有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才能认定其具备破产原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是指债权人与债务人企业的债权债务关系依法成立,债务人企业的该笔债务履行期限已经届满,且债务人企业未完全清偿该笔债务。实践中,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企业进行破产清算的,债权人负有证明“债务人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举证责任。

 一、债务人企业负有证明其资不抵债的举证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债务人企业资产是否能够清偿全部债务,可由债务人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报告等资料予以证明。债权人作为非债务人企业的管理者,一般很难提供前述资料。法律规定举证责任的一般原则是“谁主张、谁举证”,如果法院要求由债权人提供前述材料,誓必导致债权人“举证不能”,致使“具备破产原因”的企业不被受理破产清算。笔者认为,法院不能以债权人不能提供债务人企业资产的证据为由,当然驳回债权人对债务人企业的破产清算申请。当债权人以“债务人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对债务人企业申请破产清算,并提供相关证据的,债务人企业未在法定期限提出异议,或异议不成立的,法院应当依法裁定受理对债务人企业的破产清算申请。资产负债表、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报告等资料由债务人企业掌握的,法院应于受理破产清算后,责令债务人企业提供。

二、债务人企业账面资产大于负债,不影响其具备破产原因

债务人企业账面资产大于负债,并不当然否定其不具备破产原因。“账面资产”不等同于债务人企业实际能使用的资产。笔者在清算企业的过程中,经常会清算一些拥有巨额账面资产的企业,该类企业账面上资大于债,但因种种原因,无法用该“账面资产”清偿实际的债务,导致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笔者认为,账面资产是一种财务数据,或因债务人企业提供审计的资料虚假、不全,或因系非现金资产无法变现等原因,导致“账面资大于债”,如果以此为由当然否定债务人企业具备破产原因,必会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当债务人企业账面资产大于负债,但仍然无法清偿债务的,法院也应当认定债务人企业具备破产原因。根据法律规定和实践,无法清偿债务的原因有如下几种:

1.资金严重不足或财产不能变现

 笔者结合清算的实践,提出以下几种导致账面资产无法变现的原因:

(1)因证据不足、诉讼时效经过、无法联系债务人等原因,无法进行追收;该类账面资产多为合同之债。

(2)债务人企业的债务人愿意清偿,或已获得生效的裁判文书,但债务人企业的债务人无还款能力,无法清偿;换言之,该类“账面资产”仅是一个数字。

(3)该类账面资产非现金资产(如公司股权等),经数次拍卖后流拍,无法变现。

(4)该类账面资产因其他原因(如存在争议的不动产权、下落不明的动产等),无法处置。

2.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且无其他人员负责管理财产

法定代表人是债务人企业的代表人,代表债务人企业行使权利。当债务人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下落不明,且无其他人员负责管理财产的,将导致债务人企业“群龙无首”,很难运营下去。没有运营的企业很难增加利润,反而徒增债务,可以认定该企业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3.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仍无法清偿债务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人民法院对债务人企业穷尽执行措施后,仍无法清偿债务,除非债务人企业有故意转移、隐匿财产的行为,否则,该债务人企业即使拥有巨额的账面资产,也基本没有清偿债务的可能性,换言之,债务人企业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债权人以此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债务人企业进行破产清算的,应提供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以证明债务人企业经法院强制执行仍无法清偿债务。

4.长期亏损且经营扭亏困难

假设债务人企业长期亏损且经营扭亏困难的,即使现在是“资大于债”,长此以往,在未来的某个时间起,即会“资小于债”,放任债务人企业继续经营而持续产生新的债务,会损害原有债权人的利益。

5.其他导致债务人丧失清偿能力的情形

该条属于兜底条款。如债务人企业的营业执照被吊销,系僵尸企业,常年无经营场所及办公人员等,均能认定债务人企业丧失清偿能力,属于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综上,当债务人企业账面资产大于负债,无法清偿债务的,仍能够认定其具备破产原因。

【案例】(2019)粤破终3号案

2002年,法院判令活力宝公司偿还某银行贷款1500万元及利息等,新光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尔后,刘某华受让了某银行的前述债权。2017年,刘某华向法院申请恢复强制执行,法院轮候查封、查询活力宝公司名下多处财产,但因其他原因,无法清偿刘某华的前述债权。刘某华因未被受偿,遂向一审法院申请对活力宝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一审法院认为,其一,活力宝公司名下仍有财产供执行,刘某华的债权有通过强制执行获得清偿的可能性;其二,活力宝公司大股东涉嫌的刑事案件尚在审理阶段,活力宝公司无法向法院提供财务账册、资产负债表等资料,无法判断活力宝公司目前的资产负债状况以及清偿能力。因此,裁定不予受理对活力宝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刘某华不服,遂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刘某华对活力宝公司享有到期债权,活力宝公司未能清偿,足以证明活力宝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活力宝公司是否属于资不抵债,应由活力宝公司举证,刘某华作为外部债权人不掌握活力宝公司内部情况,不具备提交此类证据的能力。本案中,即便活力宝公司的账面资产大于负债,但刘某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多年却未获得清偿,依照法律规定,足以认定活力宝公司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活力宝公司名下不动产均已抵押给银行,并被多家法院查封,其资产难以变现,或者一旦变现即意味着公司倒闭。因此,活力宝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具备破产原因,符合法定破产条件。二审法院据此裁定撤销一审裁定,并指令x法院受理。 

三、企业已进行清算,不影响法院裁定受理对其破产清算的申请

债务人企业已自行清算的,债权人是否有权对其申请破产清算呢?答案是肯定的,债务人企业自行清算的,并不影响法院审查权利人对其提起的破产清算申请。法院对该债务人企业进行审查,债务人企业具备破产原因的,即使清算组没有故意拖延清算、违法清算损害债权人或者股东利益情形的,法院也可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债务人企业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案例】(2019)粤破终33号案

续上文的案情,刘某华受让某银行对新光公司等的债权后,向法院恢复执行,法院以新光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等为由,裁定终结该次执行程序。2007年11月,工商行政机关吊销新光公司的营业执照并要求其清算。2017年6月13日,新光公司股东会决议成立清算组,并于11月6日备案。2019年,刘某华以新光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一审法院申请对新光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一审法院认为,新光公司已经成立清算组开始自行清算,清算组目前暂停清算工作系因涉及诉讼争议,而非故意拖延清算,亦没有证据证明其存在违法清算损害债权人或者股东利益等情形,且新光公司名下有资产未处理、其他相关资产尚待刑事判决认定后追回,因此,刘某华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新光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以及存在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形,新光公司目前暂不具有破产原因,据此不予受理刘某华对新光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刘某华不服,遂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新光公司自行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并不影响人民法院审查权利人刘某华对新光公司提起的破产申请。刘某华对新光公司的到期债务经人民法院生效民事判决确认,经多次强制执行不能清偿,且新光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并解散,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刘某华申请对新光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符合法律规定,因此,二审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指令x法院受理对新光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综上,债务人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存在其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之一的,法院应当认定其具备破产原因,裁定受理权利人对其破产清算的申请。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卢嘉欣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胡   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