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未出资股东在清算程序中的权利和义务

发表时间:2021-03-30 所属分类:

股东设立公司,对公司负有出资的义务。当公司经营不善,无法经营,或被裁定清算时,未出资的股东是否与已出资的股东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呢?今天,笔者向大家分享:未出资股东在清算程序中的权利和义务。

一、股东未出资不因此丧失股东权利,仍享有申请对公司清算的权利

股东未出资分为两种情形,其一是未届出资期限;其二是出资期限已届满仍未出资。股东未出资是否仍享有申请对公司清算的权利呢?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的规定,股东不因未出资而丧失股东权利,故未出资股东仍享有申请对公司清算的权利。

【案例】(2011)民提字第269号案

邦泰公司与邯郸烟草公司共同设立了金叶公司。2010年,邦泰公司向法院申请对金叶公司进行强制清算,一审法院审查期间,邯郸烟草公司以金叶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名义提出异议,认为邦泰公司不具备金叶公司的股东资格,不应受理邦泰公司的强制清算申请。据此,一审法院审查认为,在邦泰公司对金叶公司是否享有股权未经确认之前,人民法院对邦泰公司提出的强制清算申请应不予受理。

邦泰公司不服,遂上诉,并提交邦泰公司的股东身份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商务部门、生效的仲裁裁决书予以确认的证据。二审法院认为,作为金叶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邯郸烟草公司在一审中向法院所提异议应视为金叶公司所提异议,后金叶公司又向法院提交了由其法定代表人签字的异议书,应据此认定金叶公司就邦泰公司对其是否享有股权向法院提出了异议。虽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金叶公司情况有工商登记,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13条的规定,金叶公司就邦泰公司对其是否享有股权提出异议,人民法院对邦泰公司提出的强制清算申请应不予受理。……据此,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邦泰公司不服二审裁定,遂申请再审。再审法院认为,金叶公司和邯郸烟草公司提出的异议事项已经为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仲裁裁决和(2001)邯经初字第20号民事判决均确认邦泰公司和邯郸烟草公司合资成立了金叶公司,均确认合资合同和公司章程得到批准机关批准、金叶公司领取了营业执照。作为金叶公司领取营业执照重要依据的河北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也载明金叶公司的投资者为邯郸烟草公司和邦泰公司。仲裁裁决的第二项更加明确:邦泰公司和邯郸烟草公司依据《投资方式确认协议书》对合营公司所作的实际投入,在合营公司的清算过程中确定,并依法返还(包括折价支付)给实际出资方。可见,邦泰公司是金叶公司股东的事实已经为两份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尽管上述生效法律文书均未确定邦泰公司的实际出资金额,没有认定邦泰公司为“实际出资股东”,但是,是否实际出资在清算中主要是影响其剩余财产分配权,邦泰公司不因此丧失股东地位和申请清算的权利。……,受理邦泰公司的强制清算申请。……裁定:……三、指令xx法院受理邦泰公司对邯金叶公司的强制清算申请。

二、未出资股东负有出资义务

1.公司被受理破产申请后,股东对出资不享有期限利益

公司清算的,股东的出资义务不被免除。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享有期限利益,但根据《破产法》第三十五条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的规定,公司被受理破产申请后,管理人要求未出资股东缴纳所认缴的出资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

2.公司进入清算程序且无法继续经营的,可依法判决未出资的股东用货币出资

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 “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的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股东有权选择符合法律规定的财产形式出资。但当公司进入清算程序且无法继续经营的,实物出资对公司已经没有意义,法院可以判决本应实物出资的股东,用货币形式出资。

【案例】(2015)民二终字第248号案

天川公司与华风公司共同设立天川华风公司。后天川华风公司被吊销,华风公司因天川公司未实际履行出资义务,据此起诉天川公司,要求天川公司履行出资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天川华风公司已经被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属于公司解散的法定事由。公司因被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而解的,应当由相关清算义务人进行清算,天川公司是否应当承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民事责任问题也应当在清算程序中予以解决,而不应当通过诉讼程序解决,故华风公司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驳回华风公司的诉讼请求。

华风公司不服,遂上诉。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天川公司应当在2009年11月7日之前补足欠缴的注册资本1200万元。天川华风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不再正常经营,且现已进入强制清算程序,天川公司继续履实物出资部分,确实已无任何意义。本院认为,天川公司应向天川华风公司缴纳1200万元的实物和现金出资,均应变更为现金出资,该变更有利于天川华风公司清算程序的进行,且也不会因此加重天川公司的出资负担。判决……天川公司……向天川华风公司缴纳1200万元的出资,并按xxx标准支付未缴纳的利息,自xxxx年xx月xx日起计算至缴纳全部出资之日止。

3.未出资股东对公司、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股东、债权人承担的责任

(1)对公司:向公司全面履行出资义务;

法律依据:《公司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 股东不按照前款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当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

(2)对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违约责任;

(3)对其他债权人:

①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二十二条 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②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股东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被告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 

股东在公司增资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未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义务而使出资未缴足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

三、履行法定义务,配合公司清算

如上文所述,股东是否履行或者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并不当然否定其公司股东资格,换言之,即使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其在公司成立后仍享有公司股东资格。但是,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其所享有的股东权利也可能受到相应的限制,在清算程序中影响公司剩余财产的分配权,公司股东会在法定条件下经法定程序也可以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未出资股东在公司清算程序中,负有与已出资股东同等义务,如向清算组/管理人移交公司的财产、印章、证照、账簿、账册、重要文件等;该等股东怠于履行前述义务,使债权人受到损失的,不免除其清偿债务或者交付财产的义务,还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具体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可见下一期:《债务人拒不移交公司资料的法律责任》。

综上,股东未出资并不当然否定其股东地位,未出资的股东仍享有申请公司清算的权利,同时也需履行公司清算过程中的法定义务。公司的注册资本属于公司的财产,管理人应着重审查公司的注册资本是否已经实缴,未实缴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股东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卢嘉欣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胡   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