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用破产申请程序,张扬律师团队助力债权人追讨公司欠款

发表时间:2021-03-01 所属分类:

2021年1月29日,海航集团在官方微信发布公告称,集团收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的《通知书》,主要内容为债权人因海航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申请法院对海航集团破产重整。

图片1

事实上,航空公司的破产重整并不罕见,例如美国的联合航空、环球航空以及日本的日本航空都经历过,但很多人可能不能理解,为什么第三方可以向法院申请海航集团破产重整,而且法院竟然还受理了。从公告内容上来看,债权人是依据《企业破产法》第7条“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提出的。

在实务中,不少债权人会遇到案件胜诉却无财产可执行的困境,而债权人的应对操作仅停留于财产保全,但由于债务人是有限责任公司,若公司无财产可供保全或偿还,债权人同样无法追回欠款。

张扬律师团队服务上百家企业,处理了企业的大量民商事案件,其中就不乏追偿欠款的纠纷,团队所在的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亦是广东省破产案件管理人。通过案件的实践和法律的运用,团队的汤嘉丽律师及程筱璇律师在代理的某国企追讨租金案件中,就巧用破产清算程序突破了欠债公司的有限责任,并将技巧运用于多个案件中,对追款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案件胜诉,债务人无财产可执行

2010年,田某和蒋某在广州共同设立了文化发展公司,注册资金为100万,验资报告显示两股东缴纳的注册资本已全部入资专用存款账户。由于公司经营需要场地,文化公司向某国企租赁了办公场地,后因文化公司拖欠租金,国企诉至法院,最终法院判决文化发展公司应支付租金及违约金合计一百多万。

案件的胜诉是实现债权的第一步,判决书生效后,文化发展公司迟迟未履行支付租金的义务,案件进入强制执行阶段,但执行程序中,执行法院以“经向银行、房管、车管等部门查询,没有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为由,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根据《公司法》第三条规定:“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也就是当股东缴纳全部出资款后,股东的出资义务已经完成,无需对公司的债务承担清偿责任,这也导致很多股东对公司的债务不以为意。现在作为债务人的公司已经没有财产了,又不能要求股东偿还,执行陷入了僵局。

巧用破产程序,申请债务人破产

在收到执行终结裁定书时,张扬律师团队对案件材料进行了全盘分析,发现债务人的股东实缴资本虽有100万,却在刚注册不久后就开始拖欠租金,直到法院执行时也未查到任何财产,根据过往的经验判断,股东存在恶意抽逃出资的可能。由于除了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外,股东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情形少之又少,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张扬律师团队决定采取申请债务人破产的方式查清账册,通过查账的细节来突破公司的有限责任,将个人股东也变为需要承担债务的一方。

图片2

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管理人会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印章和账簿、文书等资料,并调查债务人财产状况,制作财产状况报告,若调查发现股东未实缴出资或抽逃出资等其它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形,管理人将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股东的责任。

基于律师调查的材料和掌握的证据,汤嘉丽律师和程筱璇律师向广州中院提起了破产申请,在接到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股东开始不断尝试跟债权人沟通。在多次的听证过程中,债务人也不断提出异议,但律师已经做好应对并提交了证据,最终广州中院裁定受理了债权人对债务人的破产申请。

峰回路转,股东涉嫌抽逃资金被起诉

案件进入破产程序后,破产管理人接管了文化发展公司的账目,经调查,文化发展公司的两名股东在将注册资本转入账户后,于次日全部汇给了另一家公司,且该公司对此未作出任何解释。结合审计报告等材料,管理人认为文化发展公司两名股东可能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在律师与管理人沟通后,最终管理人对股东抽逃出资一事正式提起诉讼。

图片3

一旦股东被认定为抽逃出资,股东应当向公司返还抽逃的出资,出资额将作为公司资产在破产程序中进行分配,律师凭借正确的诉讼策略,使本无财产的公司达到了有财产的状态,使债权的实现变得可能。

在现实中,有公司会存在借资过桥或股东抽逃等不规范甚至违法的操作,但作为债权人是很难掌握这些证据的,法院也不会轻易去调查,因此,对于债务人为公司的案件,律师的策略显得尤为重要。在这种情况下,通过破产程序由管理人提出诉讼具有一定的优势,一旦管理人全面接管账目,调查取证上就具有便利性,可以查明债务人公司的资金往来关系,从而发现股东的“猫腻”,通过一步步的程序实现债权,追回欠款。

 

 

 

 

供   稿 | 张扬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胡   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