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承担

发表时间:2020-11-09 所属分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下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对于这一规定的适用,审判业务中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和判决结果。一种是凡是公司股东等清算义务人未在法定期限内未履行清算义务都认定为是“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进而对债权人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这种在学界称为“唯结果论”;另一种是着重考察“怠于履行义务”与“导致公司财产贬值、账簿灭失”的因果关系。以下是分别代表两种观点的两个案例。

案例一:佛山市顺德区昊隆贸易有限公司与彭志安、徐国强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

法院: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案号:(2019)粤0111民初31515号

基本事实:佛山市顺德区昊隆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昊隆公司”)诉广州市连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连盟公司”)、彭玉光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下称“顺德法院”)于2007年10月31日判决连盟公司负有向昊隆公司支付货款本金、逾期付款违约金、支付案件诉讼费用等金钱债务。上述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昊隆公司顺德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顺德法院受理后,委托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下称“白云法院”)执行。截至2009年11月11日,白云法院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其后,昊隆公司以连盟公司无法履行顺德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所确定的债务为由,向白云法院申请对连盟公司进行强制清算。2018年3月26日,白云法院裁定受理昊隆公司对连盟公司的强制清算申请。2019年7月9日,白云法院作出(2018)粤0111强清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本案清算组通过调查发现,连盟公司并没有财产、也没有账册及相关重要文件,通过现场查看、邮寄通知、刊登公告均无法联系连盟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并据此裁定终结连盟公司的强制清算程序。

2019年9月19日,昊隆公司将连盟公司股东彭志安与徐国强诉至白云法院,要求股东承担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

法院认为: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连盟公司没有任何财产可供执行,昊隆公司的债权至今未获得清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和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公司应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连盟公司于2010年3月8日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吊销营业执照,已经出现解散事由,两被告作为该公司的股东并未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履行清算义务。根据已生效的(2018)粤0111强清4号民事裁定书查明的事实可确认,连盟公司没有财产、账册及相关重要文件,且通过现场查看、邮寄通知、刊登公告均无法联系连盟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导致本院依法指定的清算组无法对连盟公司进行清算。昊隆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要求两股东对连盟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二:原告谢东梅诉被告厦门市鑫鼎盛投资有限公司、何彭生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

法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

案号:(2020)川0105民初1855号

基本事实:四川宝清果业集团有限公司于2005年4月22日成立。公司股东为何正清,何彭生及厦门市鑫鼎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鼎盛公司)。2018年5月7日,宝清公司的营业执照被成都市青羊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吊销。谢东梅原系宝清公司员工。2015年2月4日,谢东梅向成都市青羊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2015年6月16日,双方达成调解,由宝清公司向谢东梅支付2013年12月至2015年1月的工资共计56409元,并经成都市青羊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出具《仲裁调解书》予以确认。因宝清公司未支付相应款项,谢冬梅向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2020年1月29日,宝清公司向鑫鼎盛公司出具《四川宝清果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分公司、子公司经营、财务、资产情况及相关事宜的说明》,主要内容为:宝清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其自2014年7月起无实际经营,无用工雇工,财务账册(或数据)只记录到2013年年底,账册遗失不齐。宝清公司下设的三家分公司亦无实际经营,无用工雇工,财务账册(或数据)只记录到2013年年底,账册遗失不齐。宝清公司及分公司的账户均已被查封,账户已无余额。财务账册未审计,财务数据为公司内部记录数据(2013年提供数据);宝清公司及分公司因此前经营不善,对外负债金额庞大;因未提起破产程序,尚无法完整地统计对外负债;宝清公司的公章及印鉴均被法院查封、扣留。

2020年6月17日,鑫鼎盛公司申请宝清公司破产。

法院认为:经生效文书确认,谢东梅系宝清公司债权人,宝清公司应向其承担付款责任。谢冬梅主张鑫鼎盛公司、何彭生作为宝清公司的股东存在怠于履行股东清算义务的情形,对此,本院认为,2018年5月7日宝清公司的营业执照被吊销后,鑫鼎盛公司、何彭生应及时组织清算,保障债权人的合法利益。但鑫鼎盛公司、何彭生未进行公司清算,其显然违背了清算义务人的法定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一、二款规定,结合本院查明的事实,谢东梅所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鑫鼎盛公司、何彭生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但不能证明系因两名股东履行清算行为造成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也不能证明系因该原因导致公司的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因此,谢东梅要求鑫鼎盛公司、何彭生承担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责任,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律师分析

案例一指向的“唯结果论”指导下的裁判规则一般有以下两种:一是只要股东等清算义务人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启动清算程序,就要求全体股东一律承担责任;二是即使成立了清算组,但造成公司财产、账簿等文件灭失,无论中小股东有无请求大股东履行清算义务,全体股东都要承担责任。

而案例二代表的一派观点的内涵是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并不是苛责股东等清算义务人承担清算义务,而是要区分各清算义务人在公司中的地位、作用如是否参与经营、股权比例大小等考量股东是否负有清算义务或其他义务。

对比以上两个案例,笔者倾向案例二中的观点,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要求股东等清算义务人承担怠于履行义务的责任时,应充分考虑他们是否同时具备以下情形:

(一)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等清算义务人具有怠于履行义务的行为。

(二)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已经灭失,无法进行清算。

(三)怠于履行义务的行为与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存在因果关系。

综上,笔者认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对公司承担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前提是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行为与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存在因果关系。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