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责任中可得利益损失的赔偿条件

发表时间:2020-09-21 所属分类:

案例:原告向被告承租其部分厂房用于冷藏车辆的生产经营。后被告自用部分厂房因电箱故障,引起火灾,火势蔓延至原告厂房,烧毁原告生产设备、生产原材料、产品及物品等。原告以侵权损害为由诉请被告赔偿损失,其中一项为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因火灾停产导致其与第三方解除买卖合同造成的利润损失以及迟延交货造成的合同违约损失。

本案中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因火灾停产导致其与第三方解除买卖合同造成的利润损失以及迟延交货造成的合同违约损失能否得到支持?

该损失实际属于原告的可得利益损失,而可得利益损失仅在《合同法》第113条有明文规定,是针对合同关系中违约损害赔偿的规定。本案的原告选择以侵权法律关系作为其提出损失赔偿的基础,然而在现行有效的《侵权责任法》和已颁布但尚未施行的《民法典》中,均未对可得利益的损失有明确的规定,只是规定了“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合理方式计算。”虽然在专利、商标、著作权、不正当竞争、交通事故、船舶碰撞和触碰、船舶油污损害赔偿纠纷的司法解释中已经将可得利益损失纳入侵权损害赔偿的范围,但这些司法解释只是适用于特定类型的案件且规定较为笼统,无法从中抽象出可得利益损失赔偿的一般规则。那么,在侵权责任中可得利益损失能否获得赔偿呢?

我们认为,可得利益损失属于一种典型的间接损失,《侵权责任法》和《民法典》中对财产损失的规定没有排斥间接损失,而且依据完全赔偿原则,损害赔偿的目的是填补受害人所遭受的全部损害,全部损害既包括现实财产的减少也包括将来确定可得利益的丧失。从另一个角度看,违约损害赔偿中已经明确规定了可得利益的损失,鉴于违约损害赔偿与侵权损害赔偿均在于填平损失,在赔偿的理念和价值取向上是基本一致的,尤其是在违约与侵权发生竞合时,如果选择不同的诉因导致大相径庭的损害赔偿结果,有违公平正义的法律理念。所以,目前的司法解释、司法判例以及学者的论述其实都未否定侵权损害赔偿范围包括可得利益损失。

但对于可得利益损失赔偿的适用应当审慎。因为此类损失属于“消极损害”,是建立在一定的假设事实上对未来收入的减少,具有极大的预测性。为避免扩大侵权人的赔偿范围,加重侵权人的赔偿责任,两大法系国家和地区的立法和司法实践均对可得利益损失的认定条件基本达成共识:该种损失具有客观确定性且属于因果关系范围内应予赔偿的项目。其中因果关系无需多言,而客观确定性如何认定,值得探讨。通常以“足够的可能性”或”合理的确定性”作为认定条件,往往会从财产用途、可得利益产生的基础、取得可得利益的条件、受害人在损害事故发生前的营利或收益记录,再结合日常经验法则、交易习惯、行业惯例、逻辑推理等进行综合判断。

可见,侵权责任中可得利益损失能否获得赔偿在于该可得利益是否具有客观确定性,客观确定性的认定有赖于受害人的举证以及法官的认知。

回归到本案,本律师团队代理本案的被告,就原告提出的该项请求以该笔损失欠缺客观确定性为由提出抗辩,最后法院采纳了本律师团队的代理意见,判决“合同履行是否能够产生利润并不确定,迟延交货亦不必然导致实际的违约损失,该部分损失均非必然产生可得利益。”最终以否定原告主张的可得利益的确定性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该项诉请。

 

 

                                     

                                     

                                   

 供   稿 | 刘雅滢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