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融资签订对赌协议的注意事项

发表时间:2022-03-14 所属分类:诺臣说法

“对赌协议”,又称估值调整协议,是指投资方与融资方在达成股权性融资协议时,为解决交易双方对目标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以及代理成本而设计的包含了股权回购、金钱补偿等对未来目标公司的估值进行调整的协议。

“对赌协议”被广泛应用于商业投融资领域,由于其在履行过程中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许多企业以“对赌协议”进行融资最后均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对赌协议”对于企业融资方来说到底有什么风险?如果企业希望通过签订“对赌协议”进行融资的,应该注意什么事项?

一、“对赌协议”的效力及履行可能性

二、企业融资签订“对赌协议”的风险

1.不能达到“对赌协议”设定的触发条件,融资方控股股东丧失企业控制权。

太子奶集团控股股东与摩根士丹利等机构签署了对赌协议,约定业绩增长不低于 30%,否则即丧失控制权。后太子奶集团经营弊端显现,盈利下滑,并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最终太子奶集团对赌失败控股股东丧失了对企业的控制权。

2.融资方股东签署同意“对赌协议”,融资方股东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华工公司作为投资方,与融资方扬锻公司及其原股东签订《增资协议》及《补充协议》等“对赌协议”,约定华工公司向扬锻公司增资扩股,扬锻公司若未能在2014年12月31日前完成上市目标,华工公司有权要求扬锻公司以现金形式回购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原股东承担连带责任。扬锻公司及其所有原股东均在协议书签字。随后法院以融资方股东均在“对赌协议”上签名为理由,认定融资方股东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3.夫妻一方作为融资方创始股东,在婚姻存续期间与投资方签订“对赌协议”后死亡导致“对赌条件”未能达成的,若另一方明知“对赌协议”中应履行的义务且参与融资方公司共同经营的,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某与投资方建银文化签订了对赌协议,约定若小马奔腾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上市,则建银文化有权要求李某一次性回购建银文化所持有的小马奔腾的股权。后李某突发心脏病去世,小马奔腾并未完成上市,建银文化遂要求李某遗孀金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最终法院以金某明知李某与建银文化签署的“对赌协议”中李某应履行的义务,且金某参与小马奔腾的共同经营,认定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求金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企业融资签订“对赌协议”的注意事项

1.创始人股东应谨慎融资,合理设置“对赌条件”,避免自身的权利义务失衡。

创始人股东若希望通过“对赌协议”帮助企业融资的,在设置“对赌条件”时应充分考虑企业自身经营状况、企业股权架构等情况,做好风险评估,对于“对赌协议”设置的触发条件,比如业绩目标、上市可能性等应结合企业的具体情况进行评估设定,切勿因为迫切融资而设定无法达成的目标导致最终“对赌”失败,甚至因此丧失公司控制权。

2.融资方股东应审慎审查“对赌协议”的内容,切勿轻易签署同意“对赌协议”。

与融资方股东签署的“对赌协议”在目前司法实践中并非绝对无效。一旦“对赌协议”被认定为有效,签署了“对赌协议”的股东则需根据协议约定承担责任,即股东也需为“对赌”失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此,股东在设定“对赌协议”的触发条款时,可以考虑双向对赌条款,或者分阶段设置“对赌”触发条件等。

3.如夫妻一方是公司股东的,另一方应注意谨慎参与该公司经营,并且厘清债权债务关系。

由于现行法律规定对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主要是参考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因此,如夫妻一方是公司股东的,为避免一方因帮助公司融资而签订“对赌协议”所涉的债务,另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应注意管理并记录财产的往来情况,谨慎参与该公司的经营。如果婚姻关系解除的,应在解除的同时签订协议对债务承担进行明确。

李梓琪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张扬律师团队

专注民商事诉讼及法律顾问服务,帮助企业处理日常劳动用工管理、技术成果转化、对外持股与合作等事务,熟悉知识产权、劳动用工管理等案件的办案流程。

 

 

 

 

供   稿 | 毛    洁

排   版 | 董丽娜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朱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