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一份《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提起复议或诉讼?

发表时间:2021-03-30 所属分类:

在我们代理的复杂疑难的土地类诉讼中,总是有涉及征收、违法用地、违法建设的案件。由于涉及土地的标的,金额和当事人权益都非常重大,所以,此类处罚或强制行为,被法律以严格的程序,对其限制。从发现违法行为,到行政机关调查、勘测、取证、询问、听证、处罚、执行,每一个程序都是环环相扣的。上一个程序的文书,承前启后,为下一个文书的作出奠定基础,直到最后的流程,达到最终减损或限制当事人权利、增加当事人义务的结果。

因此,整个行政流程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环节上的每一份文书的作出,都是承载着行政机关的事实和法律依据。

如果这些流程已经经过,行政相对人或利害关系人对这些文书没有一个个筹谋应对,那么最终,即使找到华佗般的神医律师,也是回天无术!

例如,行政机关认为当事人的建筑物或者构筑物属于违法建设,或者当事人存在违法用地行为时,可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相关规定,作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责令当事人自行拆除违法的建筑物。

如果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未自行拆除,则行政机关可能实施强制拆除行为或没收建筑物,最终实现执法的目的。

图片1

这类案件的当事人,由于缺乏土地类的法律专业知识,又担心与行政机关对簿公堂的种种不利,再加上看到这个文书的时候,认为仅仅是个通知,而且被要求自行拆除的时间很短,以至于没有及时应对,等自己想明白的时候,才知道早就超过了自拆的期限和法定的救济期限。

当我们孤注一掷,被动地对后期的强拆行为,提起诉讼的时候,由于这个责拆通知中,认定的当事人违法建设的事实,并没有在前期及时被推翻,导致我们起诉强拆时,总感觉有点亡羊补牢,硬不起气来。

所以,《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它既是行政机关众多流程中的重要一环,也是基本确定,当事人违法事实的重要文书!

很多被强拆后的客户,经过与行政机关的多轮沟通、甚至多次信访无果,多方打听找到我们的时候,早已经错过了责拆通知,6个月或1年的起诉期限,面临着法院不予受理的被动局面,更谈不上胜诉的可能性了。

因此,我们一定要明白,既然还可能有后续的强制执行或没收程序,那么我们收到行政机关发出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后,是否可以暂时置之不理?

答案是否定的!

再次着重强调!

当事人必须重视这份《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

因为在《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中,已经对当事人的建筑物属于违法建设或者违法占地作了定性!

如果不及时回击,依法通过行政复议或诉讼途径打掉《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可能给后续的维权造成被动!

今天,福律阁土地诉讼团队就和大家一起,聊一聊,从我们与《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交锋的经验出发,分享我们见招拆招的方法论:

— 1 —

处罚机关是否具有法定职权

当事人收到《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时,首先要看发出通知书的行政机关是否具有法定的执法权。

所谓“法无明文规定不行政”,就是说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某行政机关有某项行政职权,行政机关就不能作为该行政行为,否则属于超越职权。

后果就是,法院会判决撤销或确认违法,甚至赔偿!

行政机关的行政职权一般来自于法律、法规的授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对于违法用地上的建筑物作出处罚的应当是各地县级以上自然资源主管部门。

对于违法建设,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的,查处违法建设的行政机关一般是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如果当地实行了城市管理综合执法体制改革,城市规划机关的查处职权已经集中转移给综合执法部门,则由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机关管辖)。

在乡村规划区内的,查处违法建设的行政机关一般是乡镇人民政府。

我们处理过的一些案件,就遇到各种情形,例如:

违法建设在城中村地带,城管作出了处罚。当我们按照团队取证的工作流程,及时调取土规、城规、控规时,就会马上排查出,涉案地块在乡镇规划区,城管无权作出的本次处罚。

我们还有的违法用地案件,涉案地块的用途,涉及耕地和林地,在全国某些城市,国土部门与林业部门尚未合并,此时,经常是国土部门会跳出来,作出一个处罚,这样的处罚主体,显然错误。

— 2 —

处罚的对象是否正确

行政机关发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必须确保处罚的对象是正确的,否则就涉及损害第三人合法权益的问题。
处罚的对象一般是,建造违法建筑的组织或个人。

然而,我们代理的案件中,经常会有,涉嫌违法的建筑已经年代久远,或者几经转手,建造者并不是现在的使用权人。真正的建造者已无从查证,此时,行政机关为了提高处罚效率,也没有经过全面严密的调查,就想当然地,把违法建设的二手使用人当做所有权人,或直接将现在的使用人,作为处罚的对象。其逻辑是,违法建筑物的使用人依靠该建筑物获取了利益,要求其承担相应的责任也符合权责相适应的法理。

显然,这并不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

我们团队的律师在按照工作流程,梳理所有行政机关作出的程序性文书时,对照梳理表,就能轻松发现瑕疵。

— 3 —

处罚事实是否清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相关规定,在违法用地查处过程中,违法用地主要是指非法转让土地、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

违法建设查处主要针对建造建筑物未取得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规划许可证的条件和要求修建的情形。当然,行政机关也不能机械理解和确定违法建设的认定条件。

如果当事人的建筑物建造于土地管理法或城乡规划的相关法律规范出台之前,则不能要求当事人建造时必须取得用地许可或规划许可。

再者,不同地方针对当地土地和房屋管理在不同时期可能会出台相应的政策,对不同时期的建筑物是否属于违法建设,行政机关应当依法认定,不能随意扩大范围。

另外,考察行政机关作出处罚所依据的事实是否清楚,还要注意行政机关对建筑物的数量、范围、面积以及建造年份的认定是否有相应的证据支持。

例如,我们在处理涉及历史遗留的违法建设案件中,总是要与我们的《历史遗留政策时间表》对应梳理。输入房屋建造的时间,对应的当时的处理政策,很快就能锁定,是否符合当时关于违建认定的政策规定。再排查该政策的每个条款,细心论证是否适用本案情形。

有了我们数据库中准备好的详表,这个排查工作,年轻的律师助理都能轻松搞定。

— 4 —

处罚结果是否合法

《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的处罚结果,虽然总是限期拆除,但仍存在可以争议的地方。

主要争议点,在于处罚结果的选择,是否合法合理。

最常见的,是建筑物是否属于严重违反城乡规划必须拆除的情形。

如果可以通过责令限期改正的方式,使得违法建设符合用地许可或规划许可的规定,则行政机关一味机械的要求拆除,可能超越自由裁量基准,存在裁量不当的问题。

— 5 —

适用法律是否正确

行政机关发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既可能针对的是当事人违法用地上的建筑物,也可能针对仅仅是违法建筑。

针对违法用地上的建筑物责令限期拆除,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针对违法建筑物作出责令限期拆除,适用的应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二者不能混淆。

如果行政机关在是事实认定时认定当事人存在的违法行为和适用的法律规范所针对的违法行为不一致,则属于适用法律不当。

— 6 —

救济权的告知

一份完整合法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还应当包括诉权诉期的告知,即告知当事人享有复议和诉讼的权利,以及提起复议或诉讼的期限。

诉权诉期的是否告知虽然不会影响《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的合法与否,但会影响到当事人享有起诉期限的长短。

而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当事人的起诉期限是由十五天。

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当事人的起诉期限长达六个月。

— 7 —

可诉性分析

对于行政机关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是否属于行政复议和诉讼范围,目前存在争议。

在早期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和诉讼实践中,《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争议不大,当时的案例比比皆是。

但随着新行政诉讼法的修改和实施,逐渐出现了《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案例,主要裁判理由认为,《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只是通知当事人自行拆除而已,当事人是否自行拆除有选择余地,该通知书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并未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因此认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而行政复议的处理和行政诉讼亦步亦趋,随之也出现了效仿的行政复议案例。

我们认为,如前所述,一份《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中,已经将当事人的案涉建筑物定行成为违法建设,而且事实的定性还涉及到处理结果的选择,如果不及时针对该《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提起复议或者诉讼寻求救济,可能导致案涉建筑物属于违法建筑的事实成为既定事实,丧失救济的时机,一旦到了强制拆除阶段,如果不能推翻案涉建筑物属于违法建设的事实认定,案件的胜诉机会非常渺茫,因此,应当及时复议或者诉讼,不能轻言放弃。

经过上述7个步骤的细心排查,一份看似复杂的责拆通知书,就能在周密的方法论下,逐步暴露出瑕疵。在拨开云雾的一刻,让我们来个干脆利落的回旋踢!

 

 

 

 

供   稿 | 宋静律师团队

排   版 | 卢嘉欣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石伟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