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识别导致合同无效的效力性强制规定?

发表时间:2020-04-10 所属分类:

法院在审理合同纠纷案件过程中,会主动依职权审查合同是否存在无效的情形,《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了合同无效的五种法定情形,其中第五种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针对一些法院动辄以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由认定合同无效,不当扩大无效合同范围的情形,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四条将《合同法》该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明确限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此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提出了“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的概念,指出违反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具体情形认定合同效力。而识别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一直是司法实践中的难题,也时常发生争议。

 

案例:(2017)粤01民终15055号

 

基本案情:

 

2016年5月28日,林某(作为甲方)与王某(作为乙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林某委托王某管理经营林某医疗诊所的内科,王某自愿接管经营诊所的全部业务。王某接管诊所后具有自我改造、自我发展、自主经营的权利,王某自负盈亏。甲方不参与盈利分红。当天,王某依约向林某支付了风险押金5万元。在《协议书》签订时,林某未办理该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王某认为导致其于2016年7月2日撤出诊所的原因是《协议书》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诊疗机构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进行诊疗活动”的强制性规定,遂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协议书》无效,且要求返还押金及添置的药品费用。

 

法院认为: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二审法院认为,首先,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四条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伪造、涂改、出卖、转让、出借。”第二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第四十六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出卖、转让、出借《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没收非法所得,并可以处以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由此可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出卖、转让、出借等情形,应由相关部门予以处罚。因此,前述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属管理性规定,不是效力性规定。本案是委托经营管理诊所,且王某也具备执业医师资格,即使协议书违反上述条例第二十三条的管理性规定,也并未导致协议书无效。其次,签订协议时双方均明知诊所尚未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其后诊所也顺利办理了许可证,是王某在诊所取得许可证前自行开展诊疗活动。综上,王某与林某签订的《协议书》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有效。

 

因此,为统一法院在审判中的认定标准,减少“同案不同判”的发生,树立法院的公正权威,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对这一问题的判断给出自己的看法,在考量强制性规定所保护的法益类型、违法行为的法律后果以及交易安全保护等因素的基础上认定合同的性质,同时列明以下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为“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以供各地法院审判参考:

 

1.强制性规定涉及金融安全、市场秩序、国家宏观政策等公序良俗的;

 

2.交易标的禁止买卖的,如禁止人体器官、毒品、枪支等买卖;

 

3.违反特许经营规定的,如场外配资合同;

 

4.交易方式严重违法的,如违反招投标等竞争性缔约方式订立的合同;

 

5.交易场所违法的,如在批准的交易场所之外进行期货交易。

 

而关于经营范围、交易时间、交易数量等行政管理性质的强制性规定,一般应当认定为“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如《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抵押期间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中的“不得转让”属管理性强制规定。

 

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合同内容违反的强制性规定,应是法律和行政法规这两种性质的文件的规定,否则,不得依据该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主张合同无效。

 

违反规章一般情况下不影响合同效力,但该规章的内容涉及金融安全、市场秩序、国家宏观政策等公序良俗的,可依据“合同损害公共利益或违背公序良俗”主张合同无效。但是人民法院在认定规章是否涉及公序良俗时,要在考察规范对象基础上,兼顾监管强度、交易安全保护以及社会影响等方面进行慎重考量,并在裁判文书中进行充分说理。

 

 

梁伟君

梁伟君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麦佳耀律师团队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