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服退烧药蒙混过关?刑事处罚等着你

发表时间:2020-04-03 所属分类:

当前境外疫情呈现多点多地的暴发态势,许多国家新冠肺炎确诊的病例持续增长,疫情通过人员跨境流动传播的风险不断加大,也对我国这几个月不懈努力换来的防疫成果造成冲击。更恶劣的是有一小部分“染疫者”隐瞒疫情信息,企图带毒蒙混入境,对公众生命健康造成了严重危险。

 

为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行为,维护公共卫生安全,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海关总署于近日联合制定《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 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的意见》(下称“意见”)。

 

图片1

 

北京黎女士案:黎女士在接触了美国公司确诊同事,本人已出现发热症状的情况下回国,途中服用大量退烧药躲避检测,并对空乘人员隐瞒病情及家人同机乘坐的信息。不久,黎女士被确诊,其家人为疑似病例,全程密切接触者59名。

 

一个人的隐瞒,让无数人的努力付诸东流啊。

 

黎女士的行为恰恰符合此次《意见》中的“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采取不如实填报健康申明卡等方式隐瞒疫情”的情节,足以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有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可能很多读者就有疑惑了,黎女士难道不是已经被公安机关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吗?

 

稍等,小编先给大家分析一波~

 

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侵犯的是国境卫生检疫的管理制度,违反的是国境卫生检疫法的规定,造成的后果是引起鼠疫、霍乱、黄热病以及新冠肺炎等国务院确定和公布的其他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侵犯国家关于传染病防治的管理制度,违反的是传染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包括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等,造成的后果是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

 

图片2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已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同时也纳入国境卫生检疫法规定的检疫传染病管理。

 

黎女士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仍然强行服用退烧药的行为,符合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的犯罪构成,同时也符合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犯罪构成。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刑罚分为两个档次: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的刑罚为: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法定刑重于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

 

黎女士的犯罪行为同时触犯上述两个罪名,属于法理上的“想象竞合犯”。按照想象竞合犯的处罚原则,应当“择一重处断”,即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对黎女士立案侦查。

 

图片3

 

不仅如此,前段时间的“外籍被隔离人员要喝矿泉水吃披萨忙坏工作人员”、“入境洋女婿变通居家隔离”等事件备受关注,这些入境人员因国籍不同被区别对待的信息既会引发群众恐慌,还会让群众质疑社会公平。为此,两高研究室主任还在联合答记者问时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中国公民,还是外国公民,或者无国籍人,只要在出入我国国境的过程中实施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的犯罪行为,都应当适用我国法律,适用统一的司法标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番话语无疑会对极少数企图妨害国境检疫者形成强大威慑,国籍绝对不能成为逃避检疫、简化程序、变通隔离的挡箭牌、通行证,特别是要防止外国籍成为戳破疫情防控网的利刃,这关乎法律的尊严和制度的自信,更关乎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感。

 

无论是一人隐瞒,打破郑州19天病例零新增记录河南郭某鹏,还是北京的黎女士,均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可以想象,治愈出院的那天,迎接他们的,不是艳丽的鲜花,而将是冰冷的手铐。

如实申报不难,但隐瞒事实却危害巨大。疫情防控中,大家还是不要以身试法。

 

图片4

(本图片来源于人民日报)

 

可能还有不少人对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的违法犯罪行为不理解,小编在此给大家科普一下吧~

 

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的违法犯罪对应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条的【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规定违反国境卫生检疫规定,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图片5

图片6

图片7

(本系列漫画来源于法制日报)

 

而此次《意见》更是详细规定了6类可能定罪入刑的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行为:

 

1. 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拒绝执行海关依照国境

 

卫生检疫法等法律法规提出的健康申报、体温监测、医学巡查、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采样等卫生检疫措施,或者隔离、留验、就地诊验、转诊等卫生处理措施的;
2. 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采取不如实填报健康申明卡等方式隐瞒疫情,或者伪造、涂改检疫单、证等方式伪造情节的;
3. 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实施审批管理的微生物、人体组织、生物制品、血液及其制品等特殊物品可能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未经审批仍逃避检疫,携运、寄递出入境的;
4. 出入境交通工具上发现有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交通工具负责人拒绝接受卫生检疫或者拒不接受卫生处理的;
5. 来自检疫传染病流行国家、地区的出入境交通工具上出现非意外伤害死亡且死因不明的人员,交通工具负责人故意隐瞒情况的;
6. 其他拒绝执行海关依照国境卫生检疫法等法律法规提出的检疫措施的。

 

 

梁圆圆

陈冰锦

梁圆圆律师团队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供   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