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出资人能否登记为股东

发表时间:2020-01-23 所属分类:

案情简介

2004年,公司因改制,由金陵化工一厂工会(即职工持股会。职工持股会代表全体会员行使股东权利)、原改制单位自然人、扬子江公司共同投资组建了长江公司。其中,参加改制的职工77人,除5名登记为长江公司股东外,其余72人(包含刘世安在内)均属于长江公司职工持股会会员。长江公司于2004年6月25日向刘世安出具收据,载明收到刘世安的预收认股款5万元。2013年7月,职工持股会经决议解散。刘世安随即要求长江公司变更工商登记等,长江公司予以拒绝。刘世安遂起诉,一二审均不支持其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再审法院认为,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规定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其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登记事宜,但本案与该情形不一致。上述司法解释规定主要考虑到有限责任公司具有人合性,如果公司原有股东不同意其他民事主体成为公司股东,即使该民事主体向公司实际出资,也不应赋予该民事主体股东身份。但因本案系改制设立的企业,没有该改制职工,长江公司是无法设立的,故长江公司股东不存在人合性障碍,上述司法解释规定在本案中不应予以适用。长江公司对职工持股会的产生、组成是明知且同意的,长江公司出具给刘世安等部分职工的预收认股款收据,也能证实持股职工系向长江公司出资,长江公司对此予以接受,代表长江公司认可持股职工身份。现长江公司职工持股会会员(即持股职工)作出决议解散职工持股会,要求持股职工登记为公司股东,未违反法律规定以及长江公司章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麦佳耀律师团队提醒您: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能证明公司过半数的其他股东知道其实际出资的事实,且对其实际行使股东权利未曾提出异议的,即使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仍可以请求登记为公司股东。

法条链接

一、《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28.实际出资人能够提供证据证明有限责任公司过半数的其他股东知道其实际出资的事实,且对其实际行使股东权利未曾提出异议的,对实际出资人提出的登记为公司股东的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公司以实际出资人的请求不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4条的规定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四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
 
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
 

麦佳耀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

供   稿 | 杨秀楠

排   版 | 刘蔚贤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