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靠式”讨债是否构成非法拘禁罪

发表时间:2020-09-25 所属分类:

近期办理的案子中有这样一个情节:

陈某、方某等人,为讨要债务,在李某入住的酒店,采用“跟随”、“盯牢”李某的方式,逼李某还债,但并未限制李某在酒店内的活动,随后李某叫来同伴,在同伴的掩护下从酒店离开。就这样一节事实,被公诉机关指控陈某等人使用软暴力手段威胁、恐吓债主李某偿还债务,对其造成心理强制和威慑,涉嫌非法拘禁罪,要追究其刑事责任。

图片1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实上,上述案例中的“跟随”、“盯牢”的行为,在实务中也被称之为“贴靠式”讨债。那么这样的行为,是否真的构成公诉机关所指控的非法拘禁罪呢?笔者结合理论和判例给大家做一个简析:

首先,从法益的角度分析,非法拘禁罪保护的法益是“人的身体活动的自由”。那么如何理解身体活动自由的内容?

依据当下主流的“现实的自由说”,本罪的法益是在被害人打算现实地活动身体时就可以活动的自由。日本主流学说则说得更加具体,叫“从一定场所移动的自由”。显然,上述学说中都未提及或包含“单独活动的自由”,而只是强调身体的场所移动自由,从一定场所离开的自由以及在场所的身体活动自由。“贴靠式”讨债者虽然一直跟随着被害人,但是被跟随者的出行有完全的意识支配,而且在自己的意识支配下进行身体的活动,故,从这一角度来讲并没有侵犯到非法拘禁罪所保护的法益。

图片2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次,从犯罪构成的角度分析,“贴靠式”讨债没有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客观行为。

其一,文义解释方面,非法拘禁罪的中的“拘禁”强调的是禁止,具体包括直接拘束他人身体,剥夺其身体活动自由及间接拘束人的身体,剥夺其身体的场所移动自由两类。日常生活当中所说的非法拘禁是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实质上这里的“限制”应该达到剥夺人身自由的程度,否则就不具备“拘禁”所应有的含义。而“贴靠式”讨债的贴身跟随归根结底只是一种跟随行为,跟随不等同于拘禁,跟随在内涵上没有禁止的意思,如果把跟随也解释为拘禁行为,就是超出文字含义范畴的类推解释,对此应持否定态度。

其二,跟随实质上是对人身自由的妨碍,而不是对人身自由的剥夺,“贴靠式”讨债的过程是按照被害人的自主意识支配行踪,没有对人身和财产采取任何剥夺的行为,最多就是对被害人自由的一种干扰,本质上系妨碍行为而不是非法拘禁行为。

举个栗子:

在(2013)浙嘉行终字第9号判决中,被告人李某采取跟随、堵门、强行进入小汽车和坐在办公室的方式要求解决个人待遇,被某市公安机关以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为由行政处罚。此后一审和二审法院均认为,李某采用跟随、堵门、强行进入小汽车和坐在办公室的方式要求解决个人待遇问题,并不具备“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核心要件即“对身体的强制”,当事人也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自己的身体行动,李某的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图片3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综上所述,“贴靠式”讨债这一行为本身并不构成非法拘禁罪。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事人没有救济途径,被跟随人认为跟随人的行为妨碍了其行动自由,可以报警;跟随人情节严重的可以予以行政处罚;跟随人非法侵入住宅、故意毁坏财物等其他行为涉嫌犯罪的可以以非法侵入住宅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等其他罪名追究其刑事责任。

 

                                                           

                                         

                                           

                                       

 供   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王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