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争议中应对抗诉程序的点滴心得

发表时间:2020-02-24 所属分类:

由于团队专注处理疑难复杂的土地类诉讼,该类标的物争议金额巨大,双方当事人均不满足于一审、二审案件处理结果,往往寻找更专业的律师代理案件的再审和抗诉阶段。篇幅有限,咱们今天就分享一个案件细析行政诉讼案件抗诉流程。

 

01  抗诉大门

 

2016年4月,王某诉某区建设与水务局行政许可纠纷一案打开一审帷幕,因法律适用问题,该局一审胜诉、二审败诉,在再审阶段找到我们,再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指令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再审的裁定,我们取得了再审胜利,后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重新审理后,再次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纠纷至此,历时两年多,好似经历了一场马拉松赛跑,但冠军一席并未定夺。

 

1

王某不服,向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的同级检察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广州铁路运输分院(下简称省检广铁分院)控告检察部门申请抗诉,省检广铁分院予以受理,那么今天要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来了,本案经省高院审理作出指令铁路法院再审的裁定,是否属于经过再审的案件,换言之,王某是否应先向省高院申请再审,等省高院作出驳回再审申请裁定(或其他裁定)后,才能申请抗诉?

 

首先我们解决一个问题,什么判决才属于再审判决?现行行政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的规定,我们可以参照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民事再审审查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五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三项规定的再审判决、裁定:(1)第一审人民法院对于生效第一审判决、裁定,由本院再审后作出的、当事人未在法定期间内上诉的判决、裁定;(2)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生效第二审判决、裁定,由本院再审后作出的判决、裁定;(3)上级人民法院对于生效判决、裁定提审后作出的判决、裁定。”的规定,本案似乎可以套用第二点的规定,而且从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王某在2017年7月已经向广东省高院申请再审,2018年的行再字判决是否属于上述条文的第二点呢?由于行政抗诉案件的复杂性,省检广铁分院请示了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最终认为本案可以受理,答复我们,再审裁定发回二审法院再审,二审法院做出的终审判决的性质为再审判决。并且王某已经尝试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未予以受理,因此,省检广铁分院决定受理此案。

 

然而在实践中,咱们遇到更多的是再审法院发回重审的案件,发回重审后法院作出的一审或二审判决的性质是否属于再审判决争议更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再审撤销一、二审裁判发回重审的案件当事人对重审的生效裁判是否有申请再审权利的答复》“再审后将案件发回重审作出的生效裁判,当事人不服的,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再审。”可知,对发回重审后的二审判决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而不是直接向检察院申请检查监督。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审监庭第五合议庭在2016年针对这个问题做了个调研,调研初衷是为了统一各地法院内部对此类裁判性质的认识,经过各地检察院及法院的配合调研,综合各方意见,最终调研组从已经过再审救济和一般一、二审判决相比有原生效裁判存在以及有限再审的立法目的和价值取向三方面分析,认为再审发回重审后作出的裁判,与一审生效的裁判经再审、上诉后作出的裁判均属再审裁判,当事人对该两类裁判不服的,均应当依法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司法审判中,出现两种意见的裁判,但与第一种意见相同的判例更多,对发回重审后的二审判决不服,再审法院通常偏向于考虑再审程序的救济性,会接受当事人的再审申请,相对应,对发回重审后的二审判决不服的,直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的,人民检察院不予受理。因为对于再审裁定发回重审案件,原一、二审判决均被撤销,当事人讼争的权利、义务恢复至原一审前的状态,原审当事人的起诉地位恢复,由受理案件的一审法院对当事人之间的争议重新进行审理。重审后的一、二审与普通的一、二审案件一样,可再次启动审判监督程序。

 

回到本案,该案等于再审程序已经结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王某如认为再审判决有明显错误的,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大家对一份裁判文书是否属于经过再审的裁判是否依旧有迷惑,福律阁给大家分享一个辨别的小技巧,终审判决的案号如果是“再”字号,则属于再审裁判,终审判决的案号是普通案号,则尽管经申请再审后发回重审后,不认为是再审裁判,仍然可以申请再审,而不能直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虽然本案未能在申请抗诉阶段将申请人成功阻挡,也算引起几阵波澜。值得欣慰的是,经我方据理力争,从检察院受理王某抗诉再经过延长3个月审查期,2019年5月,省检广铁分院终于作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马拉松赛跑终于夺冠。

 

02  抗诉流程

 

2

 

《人民检察院行政诉讼监督规则(试行)》规定了5种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的情形,而咱们分享的这个案例属于第五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二)认为再审判决、裁定确有错误的”,也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情形,这一情形之意也为不服判,由此寻求人民检察院的“帮助”,来拉一个“队友”对裁判的公正性、合法性予以评判。

 

在解决了抗诉的情形,进入抗诉大门后,要依次解决申请抗诉期限和受理机关的问题。

 

(1)申请期限

 

新《民事诉讼法》未对当事人申请抗诉的期限进行规定,不利于督促当事人及时申请权利救济,与民事诉讼抗诉不同,《人民检察院行政诉讼监督规则(试行)》明确规定了行政案件申请抗诉的期限,避免了法律纠纷“悬而未决”,给当事人及时申请权利救济提供了明确指引。在本案中,王某申请抗诉应在再审判决生效起6个月内提出。有客户提出,在再审裁判生效后6个月内未申请再审的怎么办,小福律师提示您,实践中咱们常常利用“新证据”扳回局面。新证据常常集中反映在书证、鉴定结论、证人证言和当事人陈述四类。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再审判决、裁定的,申请抗诉的期限从应当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新证据之日起起算6个月。

 

(2)申请机关

《行政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一样都规定了“同级检察”“上级抗诉”检察监督模式,王某想提请抗诉是不是应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呢?根据《人民检察院行政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的规定和实践的指引,不论是提起检察建议,还是提请抗诉,首先应由同级人民检察院控告检察部门受理。在本案中,又有集中管辖的特殊情况,根据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粤检发民行字[2017]47号《关于明确广东两级铁路运输检察院民事、行政诉讼监督案件管辖范围的通知》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广州铁路运输第一、第二法院撤并更名为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后相关案件管辖的规定》,广州铁路运输检察分院对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及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行政诉讼案件进行监督,王某应向广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的同级省检广铁分院的控告检察部门递交监督申请书等材料。

 

(3)检院内部流程

 

王某提交材料后,在检察院内部,以本案的省检广铁分院为例,要先经过控申处(控告申诉检察部门)审查是否受理,决定受理的,应在3日内向双方当事人发出《受理通知书》,并将案卷移至民行处(民事行政检察部门),民行处在3个月内进行审查并作出处理决定。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控申处的审查属于形式审查,申请人需要按申请检察的清单依次准备好监督申请书、主体材料、证据材料及相关法律文书,控申处核对申请人材料是否齐备,是否满足《人民检察院行政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五条的情形,满足条件的,向当事人发出《受理通知书》。案卷移至民行处后,民行处对案件进行实质审查,必要时还会到法院调卷。案件跟办助理每个星期都致电检察官询问案件审查进度,自收到《受理通知书》3个月后,处理决定还未出,追问原因方知本案延长3个月的审查期。小福律师提示您,在民事抗诉案件中,不存在有3个月延长期的情况出现。

 

本案咱们已讲到民行处审查阶段,若王某的抗诉申请得到了省检广铁分院的支持,下一步,省检广铁分院将处理结果以《通知书》的形式发送给当事人,并提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抗诉。在这里有一点需要说明,省检广铁分院提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抗诉,属于检察院的内部流程,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时制作《提请抗诉报告书》,在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将《提请抗诉报告书》连同案件卷宗等材料报送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在本案中是报送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省检广铁分院隶属于省检,为省检的派出机构)。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在3个月内进行审查,认为存在《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常见的是“(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未经质证或者系伪造的;(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情形,向同级法院,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应当制作《抗诉书》,在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将《抗诉书》连同案件卷宗移送同级人民法院,并制作决定抗诉的《通知书》,发送当事人。

 

讲到这里,抗诉流程告一段落。案件从咱们突然被拖入抗诉程序,到马上启动对每一步程序的深入论证,设计了一扇又一扇的狙击大门,最终成功将对手打败,取得胜利!程序之战,最是凸显《孙子兵法》中“始计第一”的取胜效果!福律阁专注疑难复杂的土地类诉讼,以客户至上为宗旨,针对每个案件都追求完美,每个细节会追求极致,团队协同作战,与客户齐心协力,才能获得胜诉的骄人成绩。

 

最后,关于疑难复杂土地争议中抗诉程序,更多的观点及建议,敬请期待我们的新书《土地争议行民交叉裁判规则与案例解析》,将于2020年3月出版上市。

 

 

10

宋静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专业领域】土地权属争议、土地行政裁决、土地登记纠纷、土地出让(转让)合同纠纷、规划许可纠纷、建设许可纠纷、土地征收补偿纠纷、闲置土地收回、违法用地处罚等土地争议。
【团队宗旨】始终致力于解决复杂土地争议,只做别人败诉的案件!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