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玩转程序经典系列之一: 经行政复议案件的诉讼程序破解

发表时间:2019-03-26 所属分类:诺臣案例

律师代理诉讼案件,想要达成胜诉的结果,必须在诉讼程序和诉讼实体两个方面,同时开始两场“战役”。大多数律师在诉讼中仅注重在实体上的一较长短,但善于攻防的律师不仅会在实体上下功夫,还会玩转程序,在案件进入实体审理之前实施狙击,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胜诉效果。

以行政复议后再次进入行政诉讼的程序为例,行政相对人对行政机关的行为不服,有的会选择行政复议程序,有的会直接选择行政诉讼,有的会选用先行政复议后行政诉讼。由于经行政复议后的案件在原行为机关的基础上,又牵出了复议机关,再进入诉讼,就把案件在程序上的难度陡然增加了。这种难度,代理律师非经多年专业学习及刻意磨炼,是无法玩转的。

现实中,行政诉讼起诉时被驳回或不予受理的比例,合计高达25.5%,相当于每4件起诉,就有1件不被法院接纳。

把复杂程序庖丁解牛,带你学习带你飞,是Flag(福来阁)律师团队一贯的风格!下面我们以一张神图,完美破解经复议行政行为引发诉讼时的司法程序。

从上图可知,复议机关经过行政复议,一般会出现三种结果。一是复议机关经复议维持了原行政行为;二是复议机关经复议改变了原行政行为的结果;三是复议机关出现了复议不作为。

针对不同的复议结果,如何玩转诉讼程序,我们可以“分解动作”:

动作一:诉讼标的

原告针对经复议维持的行政行为不服,其起诉的标的是被复议的原行政行为以及复议行为。原告对复议机关经复议改变原行政行为结果仍不服,其起诉的标的应当是复议行为。原告在行政复议机关存在行政在不作为的情形下,根据原告针对原行政行为提起诉讼是否属于法定复议前置的情形不同,其有权起诉的诉讼标的也不同。法定复议前置的情形下,原告只能针对复议机关的不作为提起诉讼。非法定行政复议前置等等情形下,原告既可以对原行政行为提起诉讼,也可以针对复议机关的不作为提起诉讼。

动作二:被告确定

经复议维持原行政行为的情形下,原告对原行政行为和复议行为不服的,应当以原新政为机关和复议机关为被告(即双被告),该情形下的“双被告制度”是新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的,原告仅以原行为机关为被告,或者仅以复议机关为被告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原告追加或依职权追加另一机关为共同被告。经复议改变原行政行为的情形下,原告应当以复议机关为被告提起诉讼。若出现复议机关不作为时,原告针对原行为提起诉讼的,以原行为机关为被告,针对复议机关的不作为提起诉讼的,则以复议机关为被告。

动作三:级别管辖

原告在经复议维持原行政行为的情形下提起诉讼,尽管应当同时以原行为机关和复议机关为共同被告,但诉讼的级别管辖应当以原行为机关的级别确定诉讼的级别管辖。复议改变原行为的情形下,原告起诉复议机关,则应当以复议机关的级别确定诉讼的级别管辖。当出现复议不作为的情形下,原告起诉原行为机关的,以原行为机关的级别确定诉讼的级别管辖,起诉复议机关的,以复议机关的级别确定诉讼的级别管辖。

动作四:地域管辖

复议维持原行政行为的情形下,原告以原行为机关和复议机关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原行为机关所在地法院以及复议机关所在地法院均有权管辖。复议改变原行政行为的情形下,尽管原告只能起诉复议机关,但原行为机关所在地法院以及复议机关所在地法院仍均有权管辖。若存在复议不作为的情形下,原告起诉原行为机关的,原行为机关所在地法院有管辖权。若起诉复议机关不作为的,则复议机关所在地法院有管辖权。

动作五:专属管辖

无论复议维持还是改变,或者复议不作为案件中针对原行政行为提起诉讼,均需要受到不动产专属管辖的限制,即只要原行政行为涉及不动产的,诉讼均由不动产所在地法院管辖。

玩转这个程序的关键点在于,针对不同的复议结果,根据诉讼目标来设计选择不同的诉讼标的、被告、综合考虑诉讼的级别管辖、地域管辖、专属管辖等规则、适用不同的诉讼程序,以此达到“先下手为强”,在程序的设置上,提早为实体的胜诉埋下伏笔。下面我们以真实案例来“玩转”一下吧。

案例
某房产开发公司因不服某市国土局作出的《收回土地决定书》附件中的补偿金额,向某省国土厅申请复议,某省国土厅经复议维持了某市国土局的收地决定。某房产开发公司不服,遂求助于Flag(福来阁)律师,请求设计最佳争议解决方案。Flag(福来阁)律师开启了“玩转程序”的思维方式,一步步论证:涉案收回土地决定书经过了行政复议,某市国土局所在地法院有管辖权。该案经过了复议程序,某省国土厅所在地法院也有管辖权,那么起诉时,在法院的选择上,Flag(福来阁)律师考虑的因素有:

1、该案如果选择某市国土局所在地的法院管辖,则该收地补偿的资金来源于当地财政,案件在该地法院提起诉讼可能更容易受到行政干预。

2、如果该案选择某省国土厅所在地法院管辖,该地法院因地处省会城市,日常行政案件数量多,行政法官的业务能力突出,审理该类案件的经验应该更为丰富,而且不易受到某市国土局的行政干预。

3、收地决定的补偿类案件,行政机关的自由裁量权较大,各地法院的司法裁量权运用风格也各有特点,各地法院对同样的案件事实也可能裁量确定的补偿数额不一。

4、通过案例和法条检索,得出的数据需进行分析比对,以获知哪级法院对此类案件情形支持补偿金额更高。

经过以上四个步骤的论证,Flag(福来阁)律师建议某房产开发公司以某市国土局和某省国土厅为被告,选择在某省国土厅所在地的基层法院提起诉讼。依据这个诉讼策略,毫无悬念,某房产开发公司在本案的一、二审程序中所获取的补偿数额令人非常满意。

经复议行政行为引发诉讼,涉及到的各环节的诉讼程序堪称新行政诉讼法施行后的一大难点。实践中,某些案件设计的诉讼战场需跨省级,某些案件需拉去首都法院管辖。这些设计的层数会更多,层级之间的操作更讲究配合,难道会更大。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只需死死把握这张图,再根据复议决定的类型、当地行政诉讼的司法环境、当地人民法院的裁判倾向等因素,在大数据检索报告综合分析的基础上,来制定周全的诉讼战略,达到案件结果精准把握,追求胜诉效果往往是水到渠成。

原文转载自环球法律F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