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嫁女案件胜诉,村集体拒不履行,律师如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发表时间:2020-03-31 所属分类: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集体土地被征收或者老城区的城市更新导致土地增值,由此引发的征地补偿款分配纠纷呈正比增长。团队在处理土地类纠纷过程中,不可避免遇到外嫁女请求集体经济组织分配征地补偿款的案件,而请求分配的前提是享有集体经济成员资格,伴随资格确认随之而来的是股权份额,因此这两点对于外嫁女的权益保障至关重要。

 

张女士诉某区政府要求同等村民待遇纠纷一案,请求确认社区股东资格,配股200股,即是团队在处理土地权属纠纷裁决案件时,接受张女士委托,代理其要求同等村民待遇的行政案件。经过一二审的积极维权,福律阁团队成功为张女士争取到其应有的村民待遇。但是,即使持有二审胜诉判决,集体经济组织不履行,张女士的权益依然无法得到保障。

 

为了保障外嫁女的权益能够得到实现,张女士委托团队申请执行,希望通过执行程序使自身权益得到保护。

 

在申请执行过程中,需要厘清诉讼执行还是非诉执行,向哪个法院申请执行,执行中会遇到哪些问题。以下将分享律师在向法院申请行政强制执行时需要注意的三个问题。

 

执行路径

 

保障权益的实现,执行路径是执行前应当考虑的首要问题,必须明确诉讼执行还是非诉执行。

 

依据行政诉讼法及行政诉讼法解释,非诉执行的前提是义务人在法定期限内不复议或不诉讼又不履行行政决定,而诉讼执行的条件是义务人拒绝生效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

 

张女士的案件经过行政处理、行政复议及行政诉讼程序,表面上本案看不符合非诉执行的条件,但是由于二审判决并无可供执行的内容,最终执行的仍是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书,因此该案应循非诉执行路径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法院

 

整体把握了执行的方向后,需要明确向哪个法院申请执行。

 

《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可以向第一审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公民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参照行政机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实践中的情况往往比较复杂,并非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后就能结束执行程序。实践中,随着行政审判体制向跨行政区划方向发展,非诉行政案件也一并划转到跨区划法院,广州即是确定由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广州铁路运输法院跨行政区划管辖广州市行政案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批准广东省内铁路运输法院集中管辖广州市行政案件改革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我省铁路运输法院集中管辖广州市行政案件的公告》的规定,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对非诉行政案件进行合法性审查,并作出是否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准予执行的,由行政机关所在地或不动产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执行,或交由有关部门组织实施。

 

张女士的执行案件,其诉请是确认社区股东资格,配股200股及补偿股份分红款损失。原行政处理决定书确认了张女士的社区股东资格,配股200股,但对分红款损失不予处理。因此,执行需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社区股东资格,配股200股,另一部分是分红款损失。

 

对于社区股东资格,配股200股。

 

第一步需要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作出终审判决的法院是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因此向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申请执行。铁路运输法院立案登记后,初步审查符合法定受理条件的,发出受理执行案件通知书。此后由审判庭进行立案审查,这是法院启动的非诉审查程序,经审查符合规定的,作出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

 

第二步则是以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作出的强制执行裁定书向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审查符合条件的,发出受理执行案件通知书,由区法院最终执行。这是因为审判权与执行权分离的体制改革,在向一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一审法院作出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书后,再依据裁定书向地方基层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对于分红款损失,需单独申请执行,诉请是要求重新处理。

 

律师在代理外嫁女的执行案件中,对执行的程序、申请执行的法院如果不熟悉,会耽误执行的进程,进而影响当事人的年底分红。同时,了解执行的法院,也有利于代理律师预估执行的时长,掌握自己的时间。

 

执行中的问题

 

1、如何确定执行依据?

 

张女士的执行案件,按照常理,执行的文书应是二审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判。但本案中,二审的裁判结果是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经济联合社的诉讼请求,二审生效裁判的判项并无可供执行的内容。此时如何确定执行依据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3)行他字第11号文(《关于行政机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维持或驳回诉讼请求判决应如何处理的答复》),法院作出维持行政决定或者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申请执行的依据是原行政处理决定书,而并非法院的生效裁判。

 

在代理行政执行案件中,有的代理律师为求全面,将行政处理决定书、行政复议决定书及一二审判决文书均作为执行的依据,这是不正确的。在此情况下,执行的应当是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只需将行政处理决定书作为执行的依据,同时二审判决书作为生效裁判文书也一并作为依据提交。

 

作为拟向法院申请行政强制执行的律师应当对执行有较为清晰的思路,掌握其中所涉及的问题。除上述情形外,如案件已经过行政诉讼程序的审理与裁判,则是对法院裁判文书的执行,但是也有例外。

 

例外情形即是上文提到的法院的裁判文书只是对行政程序中的文书予以维持或者撤销,没有可执行的内容,那么执行最终依据的是行政程序中的文书而非法院的裁判文书。如案件只经过行政程序,未经过复议或者诉讼,执行的则是行政程序中的行政处理决定书。

前述可以得知行政执行非常复杂,如果没有确定强制执行的依据,可能会遭遇法院不予立案的窘境。

 

2、如何确定被执行人?

 

依据《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被执行人是该行政行为所确定的义务人。义务人确定了,执行才能进行。

 

张女士的执行案件涉及经济合作社、经济联合社、街道办、区政府,到底谁才是被执行人?是否可以将以上主体全都列为被执行人?答案是不可以。强制执行解决的是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之间关于执行内容的对抗。被执行人必须是有权对执行的内容作出履行或不予履行的表示,被执行人是有权机关。

 

张女士作为经济社的社员,对于股东资格及配股问题,是经济社应当解决的,经济社有权作出处理,是有权机关。而经济联合社可以作为协助执行人,协助执行人不属于《行政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所规定的义务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是在案件进入法院执行程序后,服从法院的指令,按照法院协助执行通知和生效裁判文书履行协助义务。协助执行义务人仅对被执行人施加影响,在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时敦促其履行。如协助执行义务人不履行协助执行义务,申请人应当另寻救济途径,由法院采取强制措施或者申请人依法诉讼。需要注意的是,通常情况下申请人不能起诉协助执行义务人。只有在协助执行义务人在协助执行时扩大了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对申请人造成损害的,申请人才有权对此起诉。

 

3、递交的材料是否完备?

 

前述提及,对于社区股东资格及配股200股需要申请执行两次,每一次执行所递交的材料不同,如果有缺漏,后续需要补充材料,可能会阻碍执行的进程。

 

向一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时,除执行所依据的文书需要提供外,在行政程序及诉讼程序中的其他所有文书均需提供。本案中,向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申请执行时,除提供二审判决书及行政处理决定书外,行政复议决定书、一审判决书同样需要递交法院。

 

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作出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后,向地区基层法院申请执行时,只需要提供准予强制执行裁定书及其中所准予执行的文书。本案中,向基层法院申请执行时,只需要提供准予强制执行裁定书及行政处理决定书。

 

当然,除上述关键文书外,主体材料、授权材料、文书生效证明等也需要提供,在此不再赘述。

 

除了前述需要特别注意的,向法院申请行政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时限、管辖、与法院的沟通、网上立案等也是需要关注的内容,同样,向法院提供案例作为参考,会大大增加说服力。以上是团队在代理行政执行案件中的办案经验,以期与读者分享交流。

 

最后,关于疑难复杂土地争议解决的更多专业知识,敬请期待我们的新书《土地争议行民交叉裁判规则与案例解析》将于2020年3月出版上市。

 

宋静

宋静律师团队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供   稿 | 宋静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