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法律规定审批的合同的效力

发表时间:2020-05-19 所属分类:

我国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某些合同应当经相关部门批准。实践中对这类未按照法律规定批准的合同效力存在不同的看法。本文将通过案例和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来分析这类合同的效力应如何认定?

案例

2011年6月16日,大王与小高、小何三方就合作增资扩股平罗沙湖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事宜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大王委托小何收购平罗沙湖村镇银行41%的股权,小高委托小何收购11%的股权,小何承诺持有5%以上的股权。三方还就收购所需费用负担及资金准备等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2011年6月19日,三人与小白再次签订协议书一份,主要内容与前一份协议大致相同,增加委托小白与小何一同处理股权收购工作,并在国家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关于村镇银行股权转让限制条件消除或条件满足之180日内将收购股权过户、变更至大王和小高名下或者其指定人名下。

大王于2011年7月5日和7月7日,分别与包括小王在内的涉案银行14个股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收购了平罗沙湖村镇银行41%的股权,并支付了相应的股权转让款。其中,2011年7月7日大王与小王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小王持有沙湖银行股权50万股,占公司股权的2.5%,转让给大王。2011年7月7日,大王将股权转让金支付给小王,但小王、小白和小何至今未能帮助大王办理股权转让登记手续,引起大王诉讼,请求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法院认为

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大王在二日内与包括本案小王在内的14个股东签订转让协议,购买涉案银行41%的股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购买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应当事先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本案中,大王购买涉案银行41%的股权,未事先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且同日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法分出先后顺序,该协议虽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已经成立,但未经批准和征得其他股东同意,故合同成立未生效,转让协议无法履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法〔2019〕254号】(下称“九民会议纪要”)中,第37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某类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生效的,如商业银行法、证券法、保险法等法律规定购买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5%以上股权须经相关主管部门批准,依据《合同法》第44条第2款的规定,批准是合同的法定生效条件,未经批准的合同因欠缺法律规定的特别生效条件而未生效。无效合同从本质上来说是欠缺合同的有效要件,或者具有合同无效的法定事由,自始不发生法律效力。而未生效合同已具备合同的有效要件,对双方具有一定的拘束力,任何一方不得擅自撤回、解除、变更,但因欠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当事人约定的特别生效条件,在该生效条件成就前,不能产生请求对方履行合同主要权利义务的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通过该规定一定程度上统一了各地法院对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须经批准但未经批准的合同效力的认定,认为该类合同属于未生效合同,而不是无效合同,该合同虽然未经批准,但是对双方是有一定的拘束力。

因此,合同当事人如果想继续履行该合同,可以通过要求负有报批义务的另一方履行报批义务,进而使双方的合同生效。对方不同意履行报批的,可向人民法院起诉,一旦人民法院判决一方履行报批义务后,该当事人拒绝履行,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仍未履行,可以请求该当事人承担合同违约责任。如果判决履行报批义务一方依据判决履行报批义务,行政机关予以批准,合同发生完全的法律效力,双方即可开始履行合同;行政机关没有批准的,合同不具有法律上的可履行性,任一当事人可请求解除合同。

 
 
 
 
供   稿 | 梁伟君
排   版 | 关楚琪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