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浅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入罪标准

发表时间:2021-06-07 所属分类:

图片1

近日,社交媒体流出所谓“越秀矿泉瑶台片区2名外籍染病人员带病逃脱”的消息,经警方核查,证实为当地去年疫情期间已被传播过的谣言。6月2日,白云警方分别在白云区景泰街、均禾街找到再次传播该谣言的景某(男,87岁)、冯某(女,52岁)。目前,警方已对景某、冯某进行警告处理,两人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删除相关信息。

当下广州疫情形势严峻,民众对于相关消息的关切可以理解,但若借此肆意造谣、传谣,扰乱疫情防控工作,不仅会受到行政处罚,更有可能触及刑事犯罪。今天笔者就借此和大家探讨下编造、传播涉疫情网络谣言的刑事责任。

图片2

我国《刑法》291条之一第二款明确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由此可知,编造虚假疫情在信息网络上传播,或者明知其是虚假的却故意在信息网络上传播,达到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程度,即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那么作为入罪标准的“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当如何理解?

图片3

(一)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大小是判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与否的实质标准

结合《刑法》第13条关于犯罪的一般定义可知,社会危害性是犯罪的本质特征。故判断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是否“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其本质上即判断该行为的社会危险性大小,具体可以从虚假信息内容、形式、发布时间、直接受众范围、传播手段等方面,综合判断虚假信息对公共生活有序状态的影响程度。当编造或故意传播的虚假信息足以影响社会公众的安全感,造成民众的恐慌,扰乱社会秩序,则可以认定该行为社会危害性极大,应当受到刑罚处罚。

图片4

(二)相关职能部门采取紧急应对措施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形式标准之一

“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可以分为“严重扰乱”和“社会秩序”两个方面来理解,而这两者的判断都带有一定的主观色彩和抽象成分,因而在司法实践中除了进行社会危害性的实质判断外,还必须以现实公共秩序遭到破坏作为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行为入罪的处罚基础。这里的“社会秩序”,既包括公民日常生活秩序,交通秩序等,也包括企事业单位及国家职能部门的正常工作秩序。故编造、传播虚假信息导致相关职能部门采取紧急应对措施,浪费社会公共资源,也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一种表现。但由于立法部门尚未针对该罪名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标准出台针对性司法解释,且本罪与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同属一条文之中,在犯罪构成上具有高度相似性,故在“编造、传播虚假信息导致相关职能部门采取紧急应对措施”的判断上,笔者认为可以参照《关于审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二条的规定。

《解释》第二条: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严重扰乱社会秩序”:(1)致使机场、车站、码头、商场、影剧院、运动场馆等人员密集场所秩序混乱,或者采取紧急疏散措施的;(2)影响航空器、列车、船舶等大型客运交通工具正常运行的;(3)致使国家机关、学校、医院、厂矿企业等单位的工作、生产、经营、教学、科研等活动中断的;(4)造成行政村或者社区居民生活秩序严重混乱的;(5)致使公安、武警、消防、卫生检疫等职能部门采取紧急应对措施的;(6)其他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

图片5

最后,笔者也再次提醒各位,此次广州疫情形势严峻,广大市民应积极配合政府完成相关防疫措施,通过官方渠道了解疫情防控最新情况,面对自媒体等平台的纷繁信息擦亮双眼,理性判断,不为谣言所惑,更不盲目传播。

 

 

 

 

供   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   版 | 卢嘉欣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梁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