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痛批!郑爽张恒借贷案开庭日,郑爽父女接连回应“代孕门”

发表时间:2021-02-09 所属分类:

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二审开庭

据腾讯网报道,2021年1月19日,上海二中院对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进行了二审审理。张恒和郑爽两人均未到场。

据悉,2019年11月12日,一审法院受理了原告郑爽起诉被告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归还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并支付相应的逾期利息。2020年11月9日,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原告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被告张恒不服,向上海二中院提起上诉,请求驳回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郑爽父女接连发文回应“疑似代孕弃养门”

就在该案开庭的今天,19日中午,郑爽第一次发文回应“疑似代孕弃养门”。

图片1

郑爽的一段回应文章里写道,仅指这是一件私密和伤心的事情,并没有明确回应“代孕弃养门”的真实性。其表示尊重一切法律,似在暗示自己的一切操作都符合当地法律。

19日18时许,郑爽再次发文回应。

图片2

图片3

然而,这篇回应依然让读者误以为自己的阅读理解出现了问题……

19日晚上19时19分,郑父发微博直指张恒“软饭硬吃第一名”,文中提到“我们之前已把所有的事情都已委托律师处理,我们是一个负责任的家庭,我们从来都没放弃,要负责这两个孩子,如果再有点责任心,还能把两个孩子放出来说话吗?”,并把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一审判决书全文发了出来。

图片4

事件回顾

18号下午1点,张恒的一条微博打破了平静的热搜。在这条微博中他称自己许久不露面的原因是在美国照顾两个年幼无辜小生命。

图片5

18日晚间,张恒好友方面又向媒体提供了一段疑似郑爽张恒父母录音,经过剪辑的内容是疑似郑爽与双方父母关于如何处理孩子的对话。

录音中,女方和父母都提出了弃养的意见:

图片6

图片7

不明所以的公众“被吃瓜”,舆论的愤怒情绪持续发酵。代孕、冻卵再次成为争议且热议话题,各类爆料和观点在网上铺天盖地:“卵子一颗2万,代孕20多万,可挑选代孕妈妈的相貌学历,加钱可保证龙凤胎。在代孕黑产链条中,代孕女性和婴儿都只是商品,可看样选购,退单也很平常(反正定金不退)……”

央视痛批:代孕弃养法律道德皆难容

前有代孕妈妈遭“退货”,后有某明星疑似代孕欲弃养,曝光录音中“打也打不掉,我都烦死了”更令人愤怒。代孕在我国被明令禁止,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会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如此践踏底线,法律难容,道德难容!

图片8

我国法律禁止代孕

代孕是指将受精卵子植入代孕妈妈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怀孕生产的过程。包括由男女双方提供精子和卵子,受精后由代孕者代孕生产,或是由男方提供精子,与代孕者的卵子结合,由代孕者代孕生产。

关于“代孕”的问题,国际、国内讨论都比较多 ,但是国内的法律对代孕是严格禁止的。国际上允许代孕合法化的国家也是少数,只有十几个,主流的价值观还是禁止代孕。代孕行为涉及代孕者的人格权益,也涉及代孕孕母和委托代孕的父母与代孕所生的子女之间亲属关系确立、抚养等法律、伦理难题。从事代孕有关的行为与我国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如果代孕合法化,将会产生很多的问题社会问题。比如:代孕母亲和提供卵子的母亲谁具有抚养义务?代孕后弃养了,是否构成遗弃罪?如果代孕的孩子出生有缺陷和畸形怎么办?

我国卫生部在2001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2013年卫生部《关于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技术规范、基本标准和伦理原则的通知》中也明确,禁止了代孕技术的实施。2015年国家卫计委再次发文,“严厉打击代孕、非法采供精、非法采供卵、滥用性别鉴定技术等违法违规行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5年12月审议的《人口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中曾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但最终在2015年12月23日通过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删除了“禁止以任何形式进行代孕”的条款。

中国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伟教授认为,代孕的问题,是科技发展给人类带来的烦恼,本质上也是人权问题,他表示:“我们不仅需要探讨科技发展的伦理,技术的限制,也要考虑法律对技术使用的规范。在有些情况下,代孕甚至有可能成为一个严重侵犯人权的黑色产业链。”

代孕产业的中国市场

郑爽“代孕弃养门”让吃瓜群众瞠目结舌的热搜话题爆发,而这个话题的大时代背景却是国外的代母市场供不应求。2012年的《中国育龄女性生育环境抽样调查》显示: 不孕不育患者超5000万,占育龄夫妇比例15%,而西南地区不孕不育发生率高达20%。考虑到近年来比例扩大,真实数据可能会高达30%。即使其中只有5%的夫妇拥有雄厚财力选择赴美接受治疗,也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CNN此前有报道称:“赴美寻求代孕服务的中国夫妇不断增加。”“有的公司甚至40%客户是中国人。” 如果代孕女性和婴儿被商品化,不仅仅是涉及当事人和家庭的人伦悲剧,更将带来整个人类的悲剧。

代孕的法律责任

在法律代孕是违法的情况下,女明星在国外进行了代孕行为,将产生哪些法律责任?代孕在我国是一种违法行为,但主要是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作了规定,我国法律是说相关医疗机构和技术人员禁止代孕,即我国法律规制的主体是医疗机构和技术人员,但是,我国法律对公民之间的民事合同或者到海外其他国家进行代孕的问题没有明确规定。因此,对郑爽和张恒最多承担找人代孕的道德方面的责任,对他们来说,不涉及法律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代孕纠纷案例中,法院主要以代孕服务合同无效,双方按过错担责处理。而对于代孕所生子女的权益保护,在2021年最新实施的《民法典》第1073条中规定,“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父或者母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认亲子关系。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但《民法典》第1073条只是对亲子关系异议情形的救济。《民法典》并没有明确,什么情形才算存在法律上的亲子关系,是以“分娩者为母”确定母子关系,还是以基因来源来确定母子关系?这给司法实践留下了争议难题。

 

 

 

 

供   稿 | 颜紫君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刘雅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