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律形式加大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打击力度——浅谈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的立法方向

发表时间:2020-10-16 所属分类:

图片1

10月12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在介绍常委会立法工作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中提到,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审议后,在中国人大网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期间共收到65080位公众提出的137544条意见,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主要意见是加大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惩治,更好保护未成年人。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拟吸收这方面的意见,对奸淫幼女、猥亵儿童,以及特殊职责人员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规定作出修改完善。以今年鲍毓明案为导火索,公众对于刑法完善性侵未成年人的权益保护呼声与日俱增,正如卢梭所言“法律必须是公意的体现”,修正案吸收采纳公众的声音也是情理之中,那么下面我们就来“预测”一波修正案的动向吧。

图片2

一、性同意年龄是否提高

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的发言是加大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惩治,众所周知,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周岁,但是我们目前的刑法中对于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仅限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和儿童:强奸罪规定了幼女没有性同意的能力,因此无论14周岁以下的幼女是否同意性行为,均以强奸罪论,从重处罚。这其实就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即14到18周岁的未成年人的性权利是以成年人的标准来保护的,但是发言中明确提到要加大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因此此次修正案是否要重点将14到18周岁的未成年人纳入到刑法的特殊保护——即提高性同意的年龄,便成为了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目前学界也有大量文献探讨是否要提高未成年人的性同意年龄(提高至16岁)。在笔者看来,提高性同意年龄是大势所趋,虽然在生理上14岁的未成年人已达到性成熟的阶段,似乎可以自由选择性行为对象,但是这仅限于其所选择的“对象”本身属于与其相同年龄阶段的情况,假如一个14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所面临的对象是年龄相差很多的成年人,那么未成年人在心理上的“性成熟”程度便远不能够达到“具有自由选择能力”的标准,基于这种对比上的心理差距,将14周岁的性同意年龄提高到16周岁在笔者看来便是很有必要的,而至于双方年龄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男方经过女方同意发生性行为,完全可以规定为一种违法阻却事由排除在犯罪之外。

图片3

二、分层次的性同意年龄

刑法最饱受诟病的便是对未成年人性权利保护的“大条”,较为宽泛的规定中让人印象深刻的就只有对“不满14周岁的幼女”的保护,虽然刑法规定很笼统,但是我们国家存在大量的司法解释和司法意见,通过这种“低级别”的形式,我们国家也实现了层次感很强的性同意年龄结构,而2013年出台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简称《意见》),其实已经将性同意年龄细化为了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12周岁以下的被害人,行为人不能以不知对方年龄作为辩护理由;第二个层次是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被害人,如果确实不知道被害人不满14周岁的,可以作为辩护理由;第三个层次则是已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对其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论处。在笔者看来,此次修正案对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作出修改完善,吸纳《意见》中的这种层次型性同意年龄,将“意见”上升为“法律”应该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了。特别是针对第三个层次中的“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其不仅直接体现了“鲍毓明案”的特征,更是在发言中被明确指出,因此此次修正案必定要明确“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的滥用信任地位”的情况。

对于性侵未成年人的法律完善,当然不止我们提到的这两方面,但无论如何,刑法修正案针对司法实践中反映的问题,广泛听取民意,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刑法保护,对于我国刑法完善乃至司法进步都具有重要意义。

 

                                                                   

                                               

                                                 

                                 

 供   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王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