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办理停薪留职, 社保费用由谁承担?

发表时间:2020-03-31 所属分类:

现阶段很多企业已经陆续复工复产了,但是有些企业因为疫情影响导致经营困难甚至继续停工停产,不得不面对如何处理劳动力过剩的问题。一些企业和员工协商,约定员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内停薪留职。

 

什么叫“停薪留职”?“停薪留职”这个概念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是指劳动关系不终止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允许生产或工作上不需要的多余人员离职,并停发工资的劳动法律行为。实践中,有些劳动者基于各种原因,比如家庭因素、怀孕等,也会向企业申请停薪留职或申请保留劳动关系。

 

那么,停薪留职期间,社保应当由谁承担呢?很多企业在停薪留职协议书中往往约定由劳动者全部承担本来由企业缴付及个人缴付的社保费用,这样的约定有效吗?

 

停薪留职是履行劳动关系过程中的特殊现象,期间并不需要劳动者亲自履行工作职责,我们认为应视为中止履行劳动关系。虽然国家在法律、行政法规层面未对劳动关系中止予以明确规定,但在部分省市的地方性法规、规章及司法机关的会议纪要中对劳动合同的中止有所涉及,而且规定各不相同。例如,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颁发的《关于贯彻实施<北京市基本养老保险规定>有关问题的通知》(京劳社养发[2007]29号)第四条第(二)项规定“经企业批准请长假保留劳动关系,但不支付工资的人员,企业应于其签订书面协议。第一年,以其请假的上一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资作为缴费工资基数;次年起按协议约定的缴费工资基数以及各自负担的数额,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缴纳”,明确在保留劳动关系期间,北京地区的企业仍需承担社保缴纳责任,但第二年起,企业和劳动者可自行约定缴费基数。又例如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颁发的《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实施<上海市劳动合同条例>若干问题的通知》(沪劳保关发[2002]13号)第12条规定“劳动合同中止履行的,劳动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暂停履行。中止履行劳动合同期间用人单位可以办理社会保险帐户暂停结算(封存)手续,期间不应计算劳动者同一用人单位工作时间”,明确规定上海地区的企业可以暂停缴纳停薪留职期间劳动者的社保。

 

如企业和员工约定停薪留职期间由劳动者全部承担本来由企业缴付及个人缴付的社保费用,该约定是否有效?在省市均无地方规范性文件明确规定的前提下,不同的裁判机关存在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停薪留职”这种劳动关系本质上已失去“劳动”要素,与在岗劳动职工的权利义务显然应有所区别。《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也就是企业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是基于实际用工形成的劳动关系,而停薪留职这种劳动关系不属于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的情形。停薪留职是劳动合同的附件,是附随于劳动合同的一种民事契约,双方应当遵循合同内容自由协商约定的原则。当事人双方可以自由处分自己的各种权利,故应当允许用人单位与停薪留职者约定由其自行缴纳全部社会保险费用。第二种观点认为,由于社会保险的缴纳具有强制性,即便双方在协议中约定停薪留职期间的社保和公积金由劳动者本人全额购买,也不能因此免除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只要用人单位保留了劳动者职工的身份,双方有劳动关系,就有义务为其缴纳单位应负担部分的社会保险费用。协议中该条款属于用人单位排除自身权利的行为,应认定为无效条款。

 

经笔者查阅广东地区各级法院的裁判文书,在本地区尚无地方规范性文件对此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广东省的裁判机关倾向于采纳上述第二种观点,即认为社会保险的缴纳具有强制性,并不能因为双方的约定而免除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故企业仍需承担其作为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的缴费义务。(参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1民终7057号判决书)。不过,笔者认为,现阶段的疫情属于特殊情况,大量企业因此造成阶段性经营困难甚至停工停产,企业和员工是命运共同体,国家和政府出台的各种文件均倡导和鼓励企业和员工民主协商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等种种劳动合同的履行问题,有些地区政府甚至已经明确对企业减免一段时期的社保单位缴费 。在这种背景下,为维护社会稳定及劳动关系的正常有序,立法机关急需出台相关规定对特殊时期特殊情形导致的劳动争议问题进行明晰,裁判机关可考虑允许企业和员工双方在自愿、互相体谅的前提下,以停薪留职的方式解决上述困境,并尊重企业和员工关于社保由哪一方缴纳及何时复工的自行约定,共克时艰,共同等待春暖花开。

 

 

朱秋霞

朱秋霞 |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

供   稿 | 朱秋霞律师团队

排   版 | 麦瑞婷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