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形破坏”并非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必要条件——浅谈李国庆抢公章事件性质

发表时间:2020-05-11 所属分类:

2020年4月26日,当当网股东李国庆进入总部,“接管”了当当网及其关联公司十几枚公章和数十枚财务章,并宣布解除俞渝女士的职权。当当网及俞渝女士马上作出回应,抨击李国庆的行为,着实是在节前上演了一出夺权好戏。

                                           1.lnk1-2

                                                                                               (图片来源网络)

没有公章,对公司来说跟脊椎瘫痪没什么区别,李国庆这一波操作,让看官们纷纷议论,应对此“简单粗暴”的行为如何定性。其中,对该种“接管”公章的行为是否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争议最大。

根据《刑法》第276条规定,破坏生产经营罪是指因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在此笔者仅就次事件引发的“有形破坏”是否是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必要条件进行论述。

第一种观点:认为物理性的“有形破坏”是构成该罪的必要条件

持这种观点的看官认为, 276 条所指的“其他方法”应当与“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具有相当性,即在客观上毁损、破坏生产工具、生产资料,如实施了切断电源等行为。同时,该罪是由79年《刑法》的“破坏集体生产罪”演变而来的,现今施行的97年《刑法》将其从“扰乱市场秩序罪”一章调整到“侵犯财产罪”一章,因此对该罪的手段行为不应脱离侵犯财产罪的性质来解释,故单纯地“接管”公章,并未造成其他“有形破坏”的行为,不可能构成该罪。

2

                                                                                                            (图片来源网络)

第二种观点:认为“无形破坏”也可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持这种观点的看官(当然也包括笔者)认为,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的生产经营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产、经营样态呈现出与传统时代很大的差别,网络时代的裂变式发展,使得很多企业不存在实体生产活动,且其经营活动也没有有形的载体。因此,如果仅将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局限在物理性的“有形破坏”上,势必导致该罪只能适用于对生产性作业的保护,而将经营性的商业基本排除在外,这样的限缩不仅有违功能维度上的合目的性要求,在体系的逻辑融贯性上也无法找到充分的根据。因此,基于功能性考虑与逻辑融贯性的要求,我们应该对上述行为作出合乎时代变迁的新解读,司法实践中也出现了很多新解读下的判例。例如:

(一)删除公司电子数据,影响公司经营

3                                                                                                             (图片来源网络)

(2018)粤0305刑初1923号

范某因对公司分配制度不满,恶意删除公司在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源代码),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法院认为范某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二)恶意刷好评,致使消费者无法购买竞争对手的商品4                                                                                                                                        (图片来源网络)

(2015)雨刑二初字第29号

董某等人为谋取市场竞争优势,多次恶意购买某科技公司淘宝网店铺的商品,致使淘宝认定该店铺从事虚假交易,并对该店铺作出商品搜索降权处罚,处罚期间消费者在数日内无法通过搜索栏搜索到该公司的商品,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法院认定董某等人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三)编造恐慌信息,散布谣言,煽动客户挤兑,导致公司生产经营停顿

5

                                                                                                                                       (图片来源网络)

(2014)郑刑一终字第271号

为使某物流服务公司无法正常营运,王某等人编制恶意攻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手机短信,发送给公司的客户,制造恐慌气氛,煽动众多客户到公司挤兑贷款,从而引发公司院内存放的货物及公司办公物品等被抢,破坏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且造成公司生产经营停顿,给公司带来重大间接经济损失,法院认定李某等人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6
                                                                                                                                     (图片来源网络)
通过上面的案例我们可以知道,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即使是没有“有形破坏”的行为,只要实质上对他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都有可能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恶意刷好评如此,简单粗暴地“接管”公章也是如此。
   
  
   
   
供   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   版 | 关楚琪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王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