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能否向员工追偿?

发表时间:2020-06-28 所属分类:

员工小明在上班过程中与客户小光发生争执,在争吵过程中将小光打成轻伤,小光入院治疗,公司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向小光赔偿医药费、误工费等费用,在公司向小光赔偿后,有无权利向员工小明追偿呢?

在《民法典》出台前,法律对用人单位追偿权的规定是缺失的,司法实践中的主流观点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关于“雇佣关系中雇主对雇员追偿权”的规定,根据公平原则和员工的过错程度,对于公司已经承担的赔偿金额,酌定由公司、员工分别承担不同比例的责任。

案例: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1民初5955号广州市权智物流有限公司与高某、唐某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高某、唐某是广州权智物流有限公司的员工。2014年12月20日14时许,被告高某在广州市白云区某物流中心卸货区的平台上,因货物装卸问题与汤某引发争斗,后被告唐某将汤某推下平台,被告高某继续对汤某实施殴打,致其受伤。2015年5月5日,广东珠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汤某根据交通事故标准,鉴定为九级伤残。汤某经治疗于2015年2月12日出院。2017年11月2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01民终1603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从涉案时间发生经过来看,高某、唐某的损害行为与其工作内容密切相关,权智物流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其工作人员的侵权行为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1603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广州市权智物流有限公司赔偿汤某170977元,并承担受理费1045元。上述判决作出后,广州市权智物流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9日履行判决义务,支付汤某176282元(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后广州市权智物流有限公司将唐某、高某诉至法院,要求追偿公司的损失。

法院观点

根据诉辩双方的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赔偿责任应如何确定。本案是原告以其员工被告高某、唐某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其损失为由提起的民事诉讼,在确定被告高某、唐某的法律责任时,一方面应遵循过错责任原则,另一方面应考虑原告与被告高某、唐某存在劳动关系的特殊性。用人单位既是企业财产的所有人,又是企业内部的管理者和监督者,故一旦发生劳动者不当履行职务行为造成用人单位经济损失的情况,用人单位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受害人又是侵权人的管理者,其作为受害人有请求赔偿的权利,但亦应考虑其对劳动者不当履行职务行为所承担的管理责任。

本案中,被告高某、唐某因货物装卸问题与工友汤某引发争斗,后两人对汤某实施殴打,致汤某受伤。被告高某、唐某遇事未能冷静克制,采取不当行为使用暴力侵害他人身体健康权,其行为存在明显过错,主观上存在重大过失,依法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同时,原告作为用人单位对员工平时行为缺乏管理监督,未能及时控制损害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综合考虑事发起因、经过及被告高某、唐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的过错程度,以及事发后被告高某、唐某已付部分赔偿款28000元,本院酌定两被告应对原告判决书所认定判决义务170977元损失承担60%责任即102586.2元。对其余损失(包括诉讼费、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属原告自身行为造成的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律师分析

《民法典》出台后,对用人单位有没有追偿权这一问题作出明确规定,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条“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追偿。”

因此,回归到本文开头的例子,笔者认为,由于员工小明在与小光发生争执过程中,造成小光身体损害是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公司代替小明赔偿后,可以向小明追偿。

提醒注意的是,为避免公司滥用追偿权,《民法典》明确规定了只有员工存在重大过失或者过错时,在公司承担责任后,才可以向员工追偿。

                                                 
                                               
                                             
                                                 
                                 
 撰   稿 | 梁伟君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