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查部门已掌握犯罪事实,嫌疑人经通知后主动到案的行为如何定性?

发表时间:2020-05-19 所属分类:
司法实践中,侦查部门已掌握犯罪事实,嫌疑人经通知后主动到案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不同意见。第一种声音认为不应当认定为自动投案。电话通知到案是行使国家权力的具体表现,是国家权力作用于行为人,使行为人不得不到案接受调查,行为人不具有到案的主动性。

第二种声音则认为应认定为自动投案,电话通知后,人身自由尚未受到限制,其能主动到案接受调査,表明认罪悔改、接受惩罚的主观目的,体现出归案的自动性主动性。那么,我们先来看看法律是怎么规定自动投案的。

1.lnk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

第一条第(一)项: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最高人民法院对该解释中关于“自动投案”作了具体的认定。这些规定,其立法的本意是要体现犯罪嫌疑人投案的主动性自愿性

因此,笔者还是认同开头所提到的第二种观点。

办案机关的电话通知,虽具有一定的强制性,但其强制效力并未达到限制行为人人身自由的地步。无论侦查部门是否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对于犯罪嫌疑人来说,其当时是处于自由状态,有选择自由的情形下,犯罪嫌疑人选择到案接受调查,足以反映出主观的主动性自愿性。从最高人民法院《解释》中我们可以看出,犯罪后逃跑,在被追緝、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都可以视为自动投案,而仅仅接到电话通知便直接到案的,反而不视为自动投案,于法于理都不通,也不符合立法本意。

2

我们再来看一个案例:

2004年3月某天晚上10时许,被告人王某盗窃田某停放在此处的海陵二轮摩托车1辆,经鉴定该车价值1960元。同年5月份,被告人王某向田某索要500元现金后将摩托车退还给了田某。同年5月14日,被告人王某被电话传唤到公安机关后,主动交代了上述犯罪事实。最终法院在判决时也认定王某在接到传唤后主动归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予以从轻处罚

这是出自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参考》中的第354号的王某盗窃案,里面对于王某是否属于自动投案是这样分析的:

“犯罪嫌疑人经公安机关口头传唤到案的情况,符合上述《解释》的规定,应视为自动投案

首先,传唤不属于强制措施。被传唤后归案符合《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的“在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的时间范围。传唤是使用传票通知犯罪嫌疑人在指定的时间自行到指定的地点接受讯问的诉讼行为,它强调被传唤人到案的自觉性,且传唤不得使用械具。可见,法律并未将传唤包括在强制措施之内。

其次,经传唤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具有归案的自动性和主动性。犯罪嫌疑人经传唤后,自主选择的余地还是很大的,其可以选择归案,也可拒不到案甚至逃离,而其能主动归案,就表明其有认罪悔改、接受惩罚的主观目的,即具有归案的自动性和主动性。

3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以上是最高人民法院针对电话传唤情形的认定,但电话通知到案,在我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和部门规章中并没有规定。刑诉法只是规定了传唤和拘传。很显然,电话通知到案不同于传唤,有些司法人员把电话通知理解为传唤或者口头传唤,进而理解为强制措施是不正确的。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规定,传唤分书面传唤和口头传唤,书面传唤应有书面的传唤证,嫌疑人还需签名捺印,而口头传唤仅适用于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所以电话通知不是传唤,更不是拘传,所以电话通知就更不是刑事强制措施

笔者相信,将侦查部门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后电话通知,嫌疑人经通知后主动到案情形认定为自动投案,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被告人认罪和悔改,也有利于降低司法成本,实现法律惩戒与社会效果相统一

当然,还有一个成立的前提是嫌疑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的或者全部的犯罪事实,那么自首才具备了完备的成立要件。

 
 
 

 

 

 

 排   版 | 关楚琪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王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