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防卫知多少——“两高一部”新规详解

发表时间:2020-09-10 所属分类:

图片1

(图片来自网络)

9月3日,两高一部联合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包括总体要求、具体适用和工作要求三大方面,二十二个条文,对准确适用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和特殊防卫作出了较为全面系统的规定。在此,笔者就其中较受关注的几个部分进行归纳分析:

首先,准确理解正当防卫的适用原则

一是正当防卫的起因是存在不法侵害。对于何为“不法侵害”,《指导意见》第5条作了明确规定:“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权利的行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财产等权利的行为;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不法侵害既包括针对本人的不法侵害,也包括危害国家、公共利益或者针对他人的不法侵害。”“对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实行防卫。”

二是正当防卫必须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指导意见》第6条强调:“对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经开始或者结束,应当立足防卫人在防卫时所处情境,按照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断,不能苛求防卫人。”那么也就是说,不能片面地将过某一加害动作的起止等同于不法侵害的起止。

三是正当防卫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指导意见》第7条规定“正当防卫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对于多人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既可以针对直接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进行防卫,也可以针对在现场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进行防卫。这意味着不能狭隘地将不法侵害人理解为直接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而是应包括在现场的组织者、教唆者等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

四是正当防卫必须具有正当的防卫意图。《指导意见》第8条规定:“正当防卫必须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不法侵害。对于故意以语言、行为等挑动对方侵害自己再予以反击的防卫挑拨,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图片2

(图片来自网络)

其次,正确界分正当防卫与其他行为

一是防卫行为与相互斗殴。正当防卫与相互斗殴在外观上具有相似性,尤其在参与人数较多、现场较为混乱的案例中,往往难以界分。这也给司法审判带来难度,有些案子中为平衡双方当事人,只要造成对方轻伤以上后果的就各自按犯罪处理,这显然是典型的“各打五十大板”,有违司法之客观公正。对于上述现象,《指导意见》第9条明确要求“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进行综合判断,准确把握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和行为性质,准确认定相关行为究竟是正当防卫还是相互斗殴。”

二是正当防卫与滥用防卫权。由《指导意见》第10条“对于显著轻微的不法侵害,行为人在可以辨识的情况下,直接使用足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方式进行制止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不法侵害系因行为人的重大过错引发,行为人在可以使用其他手段避免侵害的情况下,仍故意使用足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方式还击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可知,滥用防卫权致使不法侵害人遭受损害,应按照相关规定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三是一般防卫与特殊防卫。特殊防卫即我们常说的“无限防卫”,依据《指导意见》第15至18条的规定可知,只有针对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时,才能成立特殊防卫,其本身也不存在防卫过当的说法。此外,对于不符合特殊防卫起因条件的防卫行为,致不法侵害人伤亡的,如果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也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图片3

(图片来自网络)

最后,明确定性公众关心的热门事件

1.对拉拽方向盘、殴打司机等妨害安全驾驶、危害公共安全的,可以实行防卫。

无论是重庆万州的公交车坠江事件,还是南京司机20秒内被打32拳昏迷,都让社会关注到公交车司机人身安全这一问题,因为它不仅仅是职业安全问题,更是牵涉社会公共安全。此次《指导意见》第5条明确规定“对于正在进行的拉拽方向盘、殴打司机等妨害安全驾驶、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实行防卫”,此举将大大激励社会公众依法制止侵扰公交车司机驾驶的行为。

2.故意挑动对方侵害自己再予以反击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在扫黑除恶系列案件中,我们发现许多黑恶势力为逃避法律制裁,故意激怒、挑动被害人,实施“软暴力”,意图借“防卫”之名行故意伤害之事。而《指导意见》第8条则明确强调,对于故意以语言、行为等挑动对方侵害自己再予以反击的防卫挑拨,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3.以绑架手段拐卖妇女、儿童的,可以实行特殊防卫

《指导意见》第16条“绑架手段拐卖妇女、儿童的,可以实行特殊防卫”的规定,不仅仅是对特殊防卫适用范围的明确,这其间也包含着两高一部对于当下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猖獗的思考。明确对以绑架手段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可以实行特殊防卫,将极大激励社会大众在相关情境下的见义勇为,震慑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供   稿 | 梁圆圆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曾祥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