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转破实务浅析

发表时间:2021-02-09 所属分类:

执转破,即法院在强制执行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企业具备破产原因,经任一强制执行申请人或被执行人企业同意,将被执行人企业移送进行破产审查。执转破有利于解决执行积案,解决执行难的问题,是人民法院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和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部署的重要举措,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司法保障,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人民法院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重要任务。笔者结合执转破的法律规定及经办的案件,向大家分享适用执转破程序的心得。

一、执转破的相关规定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确定了执转破的基本原则

该解释的第五百一十三条至五百一十六条规定了在执行案件中,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执行法院经当事人即强制执行申请人之一或者被执行人企业同意,应当将执行案件相关材料移送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由受移送的人民法院进行审查,并决定是否受理对该被执行人企业破产清算件的相关规定。这是我国第一次对“执行转破产”案件的管辖、申请条件等进行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当作为被执行人企业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可以自行处置被执行人的财产,被执行人的财产的变价优先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清偿普通债权。普通债权的受偿顺序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被执行人企业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意味着,先对被执行人企业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普通债权人可以在普通债权中得到优先受偿,且排除被执行人企业的其他普通债权人参与分配。

(2)《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纲要》(法发【2016】10号)强调疏堵结合、执破衔接,联通执行与破产程序

工作纲要指出,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主要任务有八,其一是完善执行工作机制。执行工作的一项重要机制即是执行与破产的有序衔接。工作纲要认为,将被执行人企业中大量资不抵债、符合破产条件的“僵尸企业”依法转入破产程序,不仅可以充分发挥破产法律制度消化执行积案、缓解执行难的功能,而且促进市场经济按照规律健康有序发展。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对执转破的相关内容做出了具体规定

指导意见对执转破审查的工作原则,申请条件,案件管辖,移送法院即执行法院征询、决定、移送的要求,受移送法院接收材料、审查、受理、不予受理、驳回申请的要求,强制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的监督均提出了具体的意见,是处理执转破案件的重大进步。

关于强制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案件的受理法院,指导意见在“由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的地域管辖的前提上,进一步提出,为适应破产审判专业化建设的要求,合理分配审判任务,执转破案件实行以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为原则、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为例外的管辖制度。即,“执转破”案件一般由被执行人企业住所地所在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该中级人民法院经高级人民法院批准,也可以将案件交由具备审理条件的基层人民法院审理。

(4)《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进一步强调了强制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的有效衔接的要求

破产审判程序,与立案、审判、执行既相互衔接、又相对独立。强制执行与破产工作的有序衔接,有利于充分发挥破产审判对化解执行积案的促进功能,消除执行转破产的障碍,从司法工作机制上解决“执行难”。会议纪要强调了强制执行法院对可以适用执转破的案件的审查告知、释明、移送职责;规定了对被执行人企业被受理破产清算后,该被执行人的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的衔接等问题,重申了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的有效衔接问题。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化执行改革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的意见——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纲要(2019—2023)》对完善执转破工作机制、法律体系及配套制度的工作纲要

随着执转破案件越来越多,工作纲要对执转破案件的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是要强化执行程序中“僵尸企业”的清出力度;二是要完善当事人申请或同意执转破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做到应转必转、当破必破;三是要推动建立清出“僵尸企业”的专项基金,以解决执转破进程中缺少破产费用的问题;四是要完善办理执转破案件及审理破产案件考核机制,以调动各级人民法院推动执转破工作的积极性;五是要推进简易破产程序设计,快速审理“无财产可破”案件;六是要加强执行信息系统与破产案件审理信息系统对接,推进措施资源、信息资源和财产处置资源共享;七是要推进完善强制执行法律体系及配套制度,将执行转破产、破产简易程序等行之有效的经验法律化等。

(6)地方规定

广州市等多地均自2016年以来对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出具实施意见、指导意见、规定。

二、执转破的实务问题

强制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应同时符合: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该被执行人企业符合破产的条件;经被执行人企业或者有关被执行人企业的任何一个执行案件的强制执行申请人书面同意将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即我国的破产程序启动采取当事人申请模式。

(1)当事人申请

被执行人企业的任何一个执行案件的强制执行申请人,或被执行人企业均可申请将强制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谁书面同意移送的,由谁作为破产清算案的申请人。

执行法院是否能申请将符合破产条件的被执行人企业移送破产审查呢?现行的法律并没有赋予执行法院前述权利,即执行法院不能直接申请对符合破产条件的被执行人的企业进行破产清算。参照《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推动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工作的实施办法》“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拟按终本处理的执行案件,执行案件承办人应在终本笔录中征询当事人移送破产审查的意见。……;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审查的,经终本合议庭初查认为案件符合移送破产审查实质要件的,应督促执行承办人将案件信息报送执转破审查合议庭,由执转破审查合议庭建立台账,与执行承办人共同推动转入破产审查。”的规定,笔者认为,当被执行人企业符合破产条件,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审查的,执行法院虽不能主动申请被执行人企业进行破产清算,但仍可以积极地推动执行程序移送破产审查,包括向当事人进行法律释明等。

(2)破产条件的认定

如何证明“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呢?由强制执行申请人申请将强制执行程序移送破产审查程序的,该申请人提交被执行人企业的其他执行案件所出具的失信结果、终结本次执行的执行裁定书是否能予以证明呢?结合笔者在广州市经办的同类型案件,强制执行申请人拟证明“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应提交该申请人对被执行人企业的执行案的因无财产可供执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执行裁定;由被执行人企业申请自己破产时,可以提供自身涉及的无法履行的执行案予以证明其缺乏清偿能力【参考案例:(2016)闽02破申1号】。

如果被执行人企业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被终结执行程序的,能否移送破产审查呢?笔者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因被执行人企业与强制执行申请人和解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因未达到被执行人企业符合企业破产的条件,即使当事人同意移送破产审查,也不得移送。因穷尽执行措施后,被执行人企业的财产仍无法变现的(未析产、权属不明、流拍等原因的),执行法院查明被执行人企业符合破产条件的,经当事人书面同意移送破产审查的,应当依照相关规定进行移送。

三、执转破的现实障碍

(1)当事人申请动力不足

强制执行申请人申请破产审查的动力不足。其一,当需要强制执行申请人主动申请执行转破产时,被执行人企业已经资不抵债或无法清偿,其所能获得的清偿率普遍较低,甚至最终无法获得清偿。其二,强制执行程序无需垫付执行费;而破产程序有些法院要求申请人垫付费用或管理人报酬,由于被执行人企业已经处于资不抵债或无法清偿的状态,申请人垫付费用或管理人报酬的意愿不强。其三,破产程序有“债务集中清偿”的功能,但对于个别强制执行申请人来讲,破产程序比强制执行程序复杂,所需时间往往比强制执行程序长。

(2)破产案件启动费用缺乏来源

执转破案件的另一现实障碍是受理破产清算后,对该被清算企业的启动费用(因执行清算的工作费用、案件受理费、共益债务、破产费用、管理人报酬、案件受理费等)问题。根据笔者的实务经验,在没有专项基金的情况下,一般采取谁申请、谁垫付的原则解决该费用,因无法解决费用问题导致破产清算案件久拖不立。费用问题严重妨碍了执转破案件的处理。

在强制执行申请人申请对被执行人企业移送破产审查的案件中,申请人不愿意在未足额受偿,且受偿几率小(因被执行人企业符合破产条件才能移送破产审查)的情况再额外支付一笔费用。在被执行人企业申请移送破产审查的案件中,被执行人企业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谈何让被执行人企业垫付费用?

综上,执转破有利于缓解执行积案、解决执行难的问题。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执行转破产制度,但也面临诸多问题。执转破案件增多是必然趋势,需着重解决专业人才培养;设立专项基金,以解决破产费用经费问题等,执行转破产才能发生更大的效应。

 

 

 

 

供   稿 | 麦佳耀律师团队

排   版 | 肖宇珊

核   稿 | 苏慧英

审   定 | 胡   东